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夜雨净街  

2013-04-10 10:45:41|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昨日一夜雨,满街桂花香。楼上俯瞰小城,雨湿街巷,清爽宜人。花香可闻然不可见,唯有木棉在浅绿色的叶间偶可见焉。更有大如上海餐厅的小盘,开白色花朵的“太阳花”。其树高十余米,冠盖巍峨,枝桠横斜,整株花树如杂技中“碟舞”者四肢舞动的白色磁碟,风中轻轻摇曳,愈发逼真动人。不知此树何名,余窃以“太阳花”为其名。
       此树余在凤山、巴马的山道间见过,今又在西大校园北区的相思湖畔见之。此亦缘分焉。
       西大有二百余年的历史。行走在通往校园花树笼罩的环山小路上,满地落花。昨夜雨,今日泥,什么泥呀——花泥。车子过去,行人过去,落花成泥。于是想到陆游的《卜算子。咏梅》,想到那句凄清却不低沉的词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两座老态龙钟,却不失风韵的西式楼房,其中靠近操场的一座是中文系的女生宿舍楼。楼强掩映在高大的榕树和芒果树间。不远处的女生洗澡房附近还有一株枇杷树,树上缀满了黄洋洋的琵琶。整个校园花木茵茵,鸟语不绝。上海不能见到的“高大”的龟背竹,这里只是随意地长在路畔,任其自由生长。高大挺拔的椰树,三米以下的部分,俨如水泥电柱。梧州的椰树结的果实极少,与北海的椰树一样,因为果实少而小,所有,椰树多挺拔,市区内没有见到弯曲的椰树。跟女儿说我想到大学教书,女儿讲那样会束缚住我的,每年要有论文在国家各级教育研究刊物上发表。也许是女儿想我不会再沉下心写论文了吧,也许是女儿真的希望我不要被束缚吧。总之,教师的生活是清苦的。女儿和我讲了许多,我听得开心,脚步轻快,西大便在这轻声细语中浏览了一遭。喜欢西大这样幽静安谧的氛围。

       贺州住梧州办事处是一处老建筑,院内的木棉树正值花期,远远瞩目,如一只只展翅欲飞火红色的“金刚鹦鹉”。暗红色的砖楼,陈旧的起脊屋顶,与生机勃勃,色彩艳丽的木棉树相映衬,别有一番风韵。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