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上海的秋天  

2014-09-11 09:43:06|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过中秋,阳光的光线就变得绵长,不由得让人想起朱淑真的《眼儿媚》“迟迟春日弄轻柔,花径暗香流。清明过了,不堪回首,云锁朱楼。午窗睡起莺声巧,何处唤春愁绿杨影里,海棠亭畔,红杏梢头。”这仿佛是时空倒流,视觉与感觉的错位。然而,上海的秋天真的是四季里最令人舒爽的季节。人一舒爽,想法便会浪漫,在这个秋日的早晨,走在树荫蓊郁的马路上,感觉阳光像被筛子筛过一样,最舒爽的那些光线落到身上。这样的感觉会让人不由的轻轻哼唱起王洛宾的那首情歌:我愿做一只小羊,跟在她身旁,我愿她那细细的皮鞭轻轻抽打在我身上。那条细细的皮鞭,是什么样的皮鞭呀?那细细的皮鞭抽打在身上是什么样的感觉?

我想,洛宾先生的感觉一定与我此时走在秋日的阳光下的感觉相似吧。中秋节的夜里下了半夜雨。雨后的上海空气格外清新,特别是这秋天的雨后,于是,脚步便不由自主地放慢下来,一小堆暗黄色细碎的植物堆积在路旁,仔细看看,哦,原来是一地桂花。这一地桂花,想必是禁不住昨夜的雨打香消玉殒。轻轻俯下身体,凑近这一堆落地的桂花,竟然还有淡淡的幽香。

我这半生往返东北与江南。东北的秋天光线是阴冷的,打在身上分量很重。晴和的日子,阳光被过滤,显得飘忽,如同淡淡的晨雾,抓不住,没有一丝能握在手心里。东北最美好的季节当是五月初和八月底,这段日子与上海的秋天颇有几分相似。无炎热,少凄凉。上海的秋天给予人们的多是感觉,舒适的感觉。然而,东北的秋天能够给予人的则多矣哉。这样的日子里,东北山区野生的浆果成熟了,山梨——山里人讲这是黑熊最喜欢吃的野果;圆枣(野生猕猴桃)——灰绿色的圆枣软软的能甜到人的心底;山葡萄——中秋过后东北的山区就下霜了,霜后的山葡萄是一种至味,我此前仅仅吃过一次。还有许多山珍是需要等到秋天才能下山的。恕我无知,不能一一道来。记得住这样的情境,是因为这情境里难忘的故人。

东北多山地,自然少不了山珍。然而,上海地处江海之滨,水乡泽国,自然也就少不了江河湖海之鲜。因此,上海的秋天除却身心上舒爽的感觉外,还有物质上的欣喜。秋风起,蟹脚痒。中秋过后,上海近郊的阳澄湖大闸蟹就上市了。趁菊黄蟹肥,良辰美景,三五良朋,买舟湖上,把酒行吟,斯亦一快也。阳澄湖,上海人的湖,上海人秋天的湖。这样讲,苏州人大概不开心了,不过,没有办法,阳澄湖真的是为上海人而存在,而产生价值,而扬名海内的。行文至此,不由得怀念起阳澄湖畔的那段时光。那段时光,不仅仅惬意,而且充实,尽管所做的事情因为种种外因和内因没有进行到底。然而,阳澄湖是美好的,阳澄湖畔的日子是美好的,阳澄湖畔的那段日子里朝夕相处的同事是美好的。我因为那个春天——风尘仆仆赶到阳澄湖,我在那个晚秋恋恋不舍离开阳澄湖。阳澄湖的秋天,给我留下的,不仅是湖畔的气息和风景。

上海,阳澄湖,应该隶属同一个圈子。人在海上,怎么能忘却阳澄湖哪?

秋天,也是海产品的收获季节。肥润的杭州湾蛏子、嚼劲十足的黄泥螺、鲜掉眉毛的海瓜子,这些还都是小菜。更地道的大菜当是野生的大黄鱼(已经卖到三万一斤),不过这道大菜现在只能是在记忆的回味里慢慢咀嚼了。虽然如此,养殖的大黄鱼也还蛮有味道,不失之为时令鲜品。虽然春刀经卖到天价,但是偶尔还能沾沾朋友的光品尝得到——2011年的一个春夜就与朋友一起从上海驱车至浏河吃刀鱼。秋天还能吃到河豚,这也是绝美至味的河鲜。第一次吃河豚,是2007年的晚秋,陪三总(徐立明)从宁波到镇江的路上,在嘉兴服务区:一小碗河豚,乳白色的汤汁,轻轻饮下一小口就已经让人不能自己。难怪东坡先生会留下拼死吃河豚的趣闻轶事。

孙奕撰《示儿编》一书中记载苏轼谪居常州(今江苏省常熟、武进、阳湖、靖江一带)时,爱吃河豚。有一士大夫家,烹制河豚有独到之处,想请大名鼎鼎的“苏学士”吃一顿。既蒙这位妇孺皆知的名士首肯,士大夫的家人,无不大为兴奋。待苏轼吃河豚时,都躲在屏风后面,想听“苏学士”如何品题。即使挤得水泄不通,依旧鸦雀无声。 但见苏轼埋头大啖,不闻赞美之声,当这家人相顾失望之际,这时已打饱嗝、停止下筷的苏轼,忽又下箸,口中说道:“也值得一死!”屏风后面的人,听到无不大悦。“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蒌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东坡于江南,真正吃出了文化,吃出了雅趣,吃出了情调,为江南文化增添了一抹亮丽鲜润的色彩。

说到吃,现在不能不说一说被“吃掉的中华鲟”。中华鲟是被谁吃掉的哪?这个问题长江口中华鲟保护区刘健处长曾经跟我讲过,我们的母亲河长江里曾经生活的中华白暨豚是饿死的,因为中华白鳍豚赖以维生的底栖生物灭绝,没有食物,最终退出了历史舞台,这不仅是中华白鳍豚的噩梦时代,也是长江的噩梦时代。如今的国宝中华鲟虽然繁殖成功,但是因为长江从上至下严重的“肠梗堵”,中华鲟的自然繁殖还仍然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这样的现实境况令人不能不忧虑。时下大张旗鼓的中国梦,既让人振奋,又发人深思,中国梦是一个什么样的梦?身在海上,纵览环球,中国梦,应首先是长江、大河之梦。长江、大河不但是我们种族的发祥地,更是我们这个民族和国家赖以维系生命的大动脉。

今天,在上海的这个仲秋,写到上海的秋天,便想到了身边的江河。上海的动力之源是长江,长江是上海实现绿色环保可持续发展的决定性保障。毛泽东主席在六十年代发出治理好淮河的号召,今天,我们应该做好治理好长江的顶层设计,科学合理地进行全面统筹规划,让长江“康复起来”,焕发其活力。期待那样的一个时代到来,期待那样的时代到来的时候我还能在电脑前写下纪念的文字——希望,还是在秋天。那将是一个多么美好的秋天啊。

 写到上海,就不能不写一写上海的马路。上海的秋天,准确地讲,应该是典型的城市的秋天。上海,秋天的时候有几条马路是有必要抽暇一游的,譬如僻静深幽 赏秋知秋漫步的东平路。这条短短百十米的小路至今不通公交,僻静深幽,不同于衡山路的张扬外露。街边各种特色小铺子、烘焙面包咖啡馆以及旧上海花园别墅,掩映在庭院中,显露出沉郁的贵族气质。午后老街安静下来,道旁梧桐枝叶繁杂交错,将道路覆盖如同隧道一般,仿佛一直通往未知的前方。信步闲游、漫无目的。梧桐隧道中,午后秋阳从枝叶缝隙间斑驳落下,不经意秋风,吹下一片片梧桐叶,从头顶至眼前,优雅地打着圈,然后轻巧躺在马路上,等待疾驰而过的汽车将它们再次卷起。
        一段一段,不时飘来的桂花香,更加平添了秋的气质。含蓄、隐匿、端庄、优雅,不让你看到她的全部,只是让你置身其中并且自甘沉溺。就这样走在一条条老街小路,两旁老上海二三十年代的洋楼,陈旧的颜色显得极为协调;又或者经过石库门,上海市井生活顿入眼帘,有人家晒被子、有人家的厨房爆鱼正香

 秋天的上海还有给你适可而止的“迷失”的巨鹿路、为嘈杂都市按下静音键的复兴路、 上海这样的马路还有几条,朋友们喜欢,不妨到上海亲身感受和体验一下,上海秋天独特别致的美好。

说到上海秋天的路,又勾起了我2010年秋天,那是中秋节前几日,和朋友一起驱车前往位于长白山区抚松县境内的泉阳泉林场。一路秋色,五彩斑斓,迷人眼目。然而,令我不由得怦然心动,下车步行的还是将近泉阳泉林场的那条山路。那是一条两旁满是桦树的砂石路。看上去,恍如身在异国他乡。像莫斯科,还是像巴黎,这条山路,砂石铺就的山路没有五彩斑斓的色彩,高旷的高天下唯白褐色的树干,明黄色透明的叶子,沙红色的地面,绵长、充满了浪漫的气息。假如,假如能够在这里恋爱,假如能够在这里与爱人牵手,走在这样的山路上,呼吸甘爽清凉的空气,沉浸浪漫的爱的漩涡,那该多好呀。这样的路,甚至比这还要令人沉醉的秋天的路,长白山还有许多。君不闻,长白山的秋天有“五花山”之誉吗?长白山还有一个车站,站名就叫:花山。

秋天,上海还会迎来一个全球性的节日——上海旅游节。这个节日已经连续举办了23年,成为城市庆典的标志。人们沉浸在节日欢乐的海洋里,与世界相拥,载歌载舞。歌舞——是这个世界唯一无需翻译的语言。今年的上海旅游节将在9月13日开幕,10月6日结束。上海的空气里中秋节的味道尚未散尽,旅游节的气息已经开始弥散。生活在这样的一个国际大都市,每天都会有惊喜,只要你喜欢接受这样的惊喜。秋天,上海的秋天。我们生活在城市里,对季节的感受不是非常的鲜明,最大的体验是身上衣服的更换与食物的更替。我们已经渐渐淡忘,季节带给我们祖先的那么多体验和喜悦。因体验和喜悦而诞生的泱泱中华文化,那些随口便能吟出的唐诗、宋词、元曲,还有精致典雅的明清小品文。这些文化精髓所展示的内涵皆与季节有关。所不同的是,我们今天吟诵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季节的色彩与份量,忽略了我们与自然的亲密无间的血缘关系,忽略了我们彼此间的情感依存。每每当我们赞美自然的时候,我们仅仅是怀了欣赏之心,而非感恩之念。我们真的是数典忘祖,有些轻狂有些缺德有些忤逆。

在东北的长白山区,这个季节有些高海拔区域已经霜降了。霜后的空气格外清爽,有一丝丝的甘甜。不过有时候也会有一股辛酸透过鼻腔让人鼻酸泪下。这样的感受不好,往往会因此感冒。九月下旬,长白山已经封山,游人不能再到山顶看那片碧透湛蓝的天池圣水。虽然如此,山下汤河附近的温泉疗养院仍然是蛮好的去处。秀文曾经跟我讲,温泉疗养院附近的人家开了许多家庭旅馆,钱不多,既可以泡温泉,又可以食宿,非常方便。想一想,户外漫天飞雪,室内一池温泉,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住在家庭旅馆,享受和主人一家一样的美食:酸菜白肉、冻豆腐、山野菜、野猪肉、热辣辣的烧刀子。这样的享受是不能常得的。我还没有在这样的季节拜访过这样的地方享受过这样的日常生活饮食。这对我而言是一个诱惑,不仅仅是在舌尖,还深深地嵌在心头。

今年,上海仿佛只有两个季节。冬天和秋天。气候的不确定,忽略掉了上海本该来的炎热的夏季,直接从春天过渡到秋天。这样,不晓得是应该批评春天贪婪,还是应该把秋天延宕,表扬她为了“补白”所做的贡献。几天来,为写这篇文章,脑子里不时会冒出一些东西,关于季节的东西。关于上海还有东北的长白山的一些记忆。这些记忆里羼杂了太多的情感,每每忆起,总会感觉沉重,有些时候甚至会窒息。昨天经过上海市委党校,忽然想起,今年还没有看到“含笑”,没有嗅到含笑沁人心脾的花香。想到没有看到含笑花开,于是,关于上海今年季节的问题便涌上脑际,终于明白,缺失了的季节,也带走了花香。故而,补上这段文字,以为纪念,纪念——2014一个没有夏季的年份。

        南京西路地铁站出来,一个女人,走在南京西路上梧桐树下的女人,一袭黑衣,修长的大腿,优雅地吸着香烟;还有一个女人,年轻漂亮的西女,粉白的面孔,潮润的红唇,蓝色的眼睛,卷发性感地披散在肩上,斜倚着南证大厦大厅前的圆柱,手上夹着一支香烟,有淡淡的香烟的特有的香味飘进鼻孔。香烟是什么?香烟不正是上海秋天的味道吗?上海的秋天,时髦女郎嘴巴里吐出的那一缕香烟,袅袅娜娜,娉娉婷婷,风姿绰约,仪态万千。既优雅又诱惑。既富有情调又彰显品味。既明白又模糊。忽然就想,香烟应该是女人的专属,美丽的女人的专属,性感的女人的专属。香烟,对于美女是另外一种装饰品。男人不宜吸烟,男人吸烟与女人相比较便显得粗俗。      

       上海的秋天,多少有些像,像什么哪——是不是像情意绵绵哀哀凄凄的昆曲,哦,是那昆曲里婉转低吟“良辰美景奈何天,赏心乐事谁家院”,一步一迟疑,一步一回头,眼波流盼,无限心事的丽娘。那么,眼波流盼,雍容典雅的丽娘是否也会指间夹着一支细长的女士香烟,侧头优雅地吐出一个烟圈;这样指间夹着一支女士香烟的丽娘会不会冲淡浓的化不开的中华文化、会不会因此而失去中华文化古典优雅的神髓?

        如此腹诽,不免哑然。于是加快脚步,上电梯,打开电脑,写下这样的标题:上海的秋天。
 

 
 












 



  评论这张
 
阅读(1423)| 评论(3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