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今年,一定要回家  

2015-05-11 20:54:07|  分类: 万味林-生鲜行业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年未见——十年没有与母亲见面了

我出生的时候,长江里有许多的鱼,阳澄湖的大闸蟹没有现在这样紧缺昂贵,今天大家视为奢侈品的春刀,甚至有鱼家用来喂猪;经常和朋友们开玩笑说,三十年前猪吃的我们不吃,三十年后猪不吃的我们吃。我的这个童年故事也要从“吃”开始。江南水乡多河湖港汊,母亲怕我失足溺水,严禁我下水。

然而,越是禁止,越是好奇。更何况还有许多同学的家长根本就不限制小孩子的。我偷偷摸摸在野水里学会游泳了。学会徒手抓鱼了。这一切竟然瞒过了母亲。我读小学的时候,父亲一直在外地学习,只有母亲带着我们三兄弟。母亲不仅要照顾我们的生活,每天还要朝八晚五地上班,蛮辛苦的。也许是积劳成疾吧,有一年中秋节前,母亲病了,可是她还是坚持着去上班。

我想,我也是男子汉,应该帮母亲做点事情。做什么?我还小,做不成什么大事体,可是,给母亲烧一餐晚饭,让母亲下班就能吃上热腾腾香喷喷的晚餐,解去一日的疲乏,也能缓解病痛,岂不快哉。可是烧什么,却成了难题。于是我决定下午逃学,去抓鱼。深秋的江边秋风瑟瑟,砭肌入骨。咬着牙,褪掉衣裤,试探着将身体引向水中。

一阵彻骨的寒冷过后,身体感觉有一丝丝暖意。那个下午,我徒手抓到了三条鲫鱼,回到家,学着母亲平日烧鱼的样子,去掉鱼鳞,刨开鱼腹,拿掉内脏,洗净控干水份,然后,铁锅里放油,投入葱、姜碎。问题出来了,平日看母亲烧菜,油很快会烧去油沫,可是我现在这油沫非但下不去,反而越来越多。没有办法,只好这样放鱼进去,加水,烧煮。终于闻到了鲫鱼浓郁的甜香味。“阿嚏、阿嚏、阿嚏”,没想到,这竟然引起我不断地打喷嚏,身体也感觉到酸软。

我不晓得母亲是什么时候下班回来的,醒来的时候,我的头上敷了一条热毛巾。母亲没有批评我,这是唯一的一次,没有因为我不听话下水批评我。在我眼里一直威严的母亲,此时眼睛里流动的满是慈爱。

这一次烧的菜是我这一生烧得最好最香的菜。尽管,油还没有热,我就放进了葱姜碎;尽管,这一碗鲫鱼还有生油味;尽管已经过去了四十年,我还能记得每一个微小的细节。

十年没有和母亲见面了,大多是因为工作忙,其实,仔细想一想,工作又能忙到哪里去哪?主要还是情感迟钝了,自觉自己能够在没有母亲的照料下可以生活了。这是多么罪恶的想法呀。十年没有与母亲见过一面,还有另外的原因,父母也是经常被邀请出去走一走,我恰好去的时候,父母又不在家。这也不是一个可以成立的理由,为什么不在父母在家的时候去看望他们哪?

总之,我上面说的大多是借口。我打电话给母亲告诉她,我今年一定回去看她和父亲。母亲在电话里问,最近不忙吗?我说,再忙也会有空闲的。这样说着说着,竟然,说不下去了,于是挂断电话,平抑心中起伏的波澜。

是的,今年一定去看望母亲,看望父亲,他们已经年且八旬,他们需要我去探望。

 

 

                                          2015年5月8日下午15点母亲节写于——上海万味林

  评论这张
 
阅读(853)| 评论(25)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