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红坊的温度  

2016-03-08 02:08:2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张狮驼

 

蓊蓊郁郁的法桐下独自一人二好友,坐在藤椅上,杯咖啡,倾述半天心事,似乎是很有情调的事。然而,上海马路上的国梧桐并非梧桐科,其实是蔷薇目,悬铃木科。17世纪,在英国的牛津,人们用一球悬铃木和三球悬铃木作亲本,杂交成二球悬铃木,取名"英国梧桐"。在欧洲广泛栽培后,法国人把它带到上海,栽在霞飞路(今淮海中路一带作为行道树)。因为它的叶子似梧桐,便被人们误以为是梧桐。人云亦云,三球悬铃木就成了梧桐树。

 

    人云亦云是一个很好的策略,它能使人免于群体的压力,但也必然使人错过“非常之观”。就像来过红坊的人,不提一下大草坪和雕塑就好像没来过红坊,但更像是除了这些,红坊也仅仅如此。然而真的如此么?

 

    一面墙,一段记忆的延续

 

    阳光明媚一天,我来到慕名已久的红坊。从红坊的主干道走进去便看到散落”在大草坪上锈迹斑驳的“十钢”曾经炼钢用的出钢槽顺着主干道左边的第一条小路进去,便与一株新植的白玉兰不期而遇。手腕粗的白玉兰树稀稀疏疏开了十几朵花,洁白的花瓣,基部带有粉紫色,虽然不如我家窗外那棵茂盛,但也煞是好看。那些还未褪净灰黄色长毛的顶芽,毛绒绒如幼鼠蛰伏的花蕾,又为这株白玉兰平添了几分俏皮,心情蓦然就飞扬了起来。

 

    据说,逛街区最好的方式是先看全局,然后再细细品味每个细节。我也着这个方法,沿着主干道逆时针探寻红坊高大坚实幽深心。想要走进某一人,某一地的灵魂,你必然也要敞开自己的心扉,与之产生共鸣切诚恳的交流。这就是我手抚F区建筑背后那片斑驳的红砖老围墙时的感受,当我摩挲着那一块块暗红色砖块,有阳光的温度传递到指尖,然而不只是阳光的温度,还有历史的温度,记忆的温度。

 

有谁抚摸过同一块砖么?

有谁在这红色的砖墙下向爱人倾述过心曲么?

    有谁曾经依靠在墙上,吸一口烟消除工作的疲惫么?

    这面墙里融入了多少汗水泪水、喜悦和悲欢

    是谁的青春伴着沉默的围墙?

 

    “三代学吃,五代学穿”,那么曾在这里工作奋斗的上钢十厂炼钢工人,和他们的后代如今是否也吃得好,穿的好呢?是否每一位为理想奋斗的人都或早或晚实现了目标?

 

    我从很多游记或留言中看到,来过红坊的人无不赞叹它的个性,它的雕塑是如何新奇,这仿佛是对过去这些钢材只能被裹入水泥、装饰品的不满的呐喊。就如年轻一代,不再满意被代表、被平均

 

    然而在我看来,从未有个性的,只是没被自己正视。在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有一座人形雕塑,名为《方舟》,平放着的人形雕塑上从身体中分出一群小号的人形竖立着。人为什么是方舟呢?人承载着人,人的历史,人的情感,人的希望。这些小号的人远看相同,但近看你就会发现它们身上的锈迹是不同的,正如我们每个人,经历是不会相同的,这些不同的经历构成了我们的个性。也因着我们在大的历史环境下是“相同”的,我们才能劲儿往一处使,尝试改变这个世界。

 

    所以过去上钢十厂的工人与现在进驻到红坊的艺术家是一样的,他们都用自己的工具改变着上海,这就是延续、传承——人文情怀、人生理想的延续传承。

 

    一尺山水,新新世界

 

    工业遗产是人类工业文明的载体,也是城市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160多年前上海辟为商埠,开始了建立和发展近代工业的漫长历程,留下了丰富的工业遗产。在《上海工业遗产实录》里记载了四百多处上海工业遗产,上钢十厂(今红坊)就是其中之一。

 

    上钢十厂创建于19562月,先后由三十九家小型钢厂合并发展起来。建厂以后逐步实现了热冷轧钢带生厂和镀锡板带、焊接钢管及精密不锈钢带生产的专业化。十钢作为中国带钢行业的摇篮,得到了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重视和关怀。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中期,由于国家产业结构调整,以及城市发展对环境的要求,十钢开始产业结构调整。2005年,十钢又紧紧抓住上海大力发展现代服务业的契机,以市区两级规划为指引,联手上海市城市规划管理局、上海市城市雕塑委员会办公室、上海红坊发展有限公司等,通过保护性改造和功能重塑,让这些曾经十分辉煌而今不再使用的老厂房焕发成一座既体现城市艺术活力和时代精神,又延续了城市历史文脉的公共文化产业园区——新十钢(红坊)上海创意产业集聚区。2006520日,十钢被市委命名为“新十钢上海创产业集聚区”。2007年以来,新十钢(红坊)上海创意产业集聚区连续被评为上海市优秀创意产业集聚区、视觉文化艺术产业基地和创意产业示范集聚区。

 

    红坊,是人们对环境的思忖,对生活的反思的结晶

 

    在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有一雕像可以诠释十钢和红坊的变化——《一尺山水》。这座雕像如果平放,我们很容易看出突出的尖锐部分是山,而不规则的空缺是湖——即水。如果不看作品名,我猜多数人会摸不着头脑,然而看了作品名也会觉得疑惑,为什么这雕塑不好好平放,非要立起来?我对它的解读是,改换看问题的角度,也许不用大动干戈就能发现新意和出路。

 

    一十钢改造成红坊,不同于其他创意园区基于老建筑上的大兴土木,这里的改造几乎不着痕迹,你还能看到某处像补丁一样的墙面,而从原炼钢主车间到生产流程制作工作区也都被原样保存了下来。

 

    行文至此我想到一个笑话:A地市长一行人到B市学习交流,因为那里经济发展特别快。饭桌上他问B市市长他们市发展快的诀窍,B市长说:“你猜。”A市长说:“我猜不出来。”B市长神秘一笑,说:“我是让你拆。新房建好了没几年你就拆,拆完了建,建完了拆,你说经济能上不来么?”

 

    这个笑话虽然有夸张的成分,但令人笑不起来,因其取于现实,反映了部分地区发展思路不合理、僵化的现象。这更说明十钢和红坊是多么难得的优秀的发展实践标本,保护与发展、历史与传承、创业与再造,这一片土地诗意地告诉我们,换个角度,再换个角度,一尺山水里有大千世界。

 

    “在艺术领域内,对艺术与语言之间关系的讨论,以及相关的艺术实践也已是当代艺术的重要维度之一……艺术家们的‘语言工作’……是从具体语用现象入手,把语言作为有着历史、社会、文化、政治意义负载的‘现成品’来研究及使用的。”

 

    工业遗产以及其他历史文化遗产都是负载着历史、社会、文化、政治意义的“现成品”,对于这些现成品的研究与使用应该是一个重要的课题。

 

    何来无法预设的结局

 

    建筑因人而生,离了人的建筑是没有灵魂的钢筋水泥。人类从洞穴中走出来,不是追求更大的洞穴,而是追求能安放人类的艺术感、理想主义、自由精神的地方。

 

    提起红坊发展的十年,上海红坊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郑培光曾说:“相比其他的园区,我们没有更多去做商业宣传,还是坚持做好自己的内容,所以它是一个慢慢生长出来的社区” 

 

    红坊总建筑面积1.8万平方米,中间是大型中央绿地。其中办公面积 1.1 万平方米,大型展示厅2600 平方米,还有 1400 平方米画廊、2000 平方酒吧等休闲场所,及 1000 平方米手工作坊。

 

    它的主题非常清晰,是文化视觉艺术,这里是美术馆画廊的聚集之地,整个园区就是一个完整的全产业链——原创——发布——展售

 

    生锈的铁件做雕塑装置和铁质招牌字,充满了工业文明粗旷硬朗的美感。在一堵堵红墙间,还有一堵幽幽的青灰墙。凑近细瞧,你会看到每块上面都有印记:“古”、“福”、“CTU”等字样,时光的感觉大抵如此。

 

    拜访红坊的时候中央绿地旁只剩下红砖水泥打造的轿车,一组大概叫做《逝去的记忆》的旧时相机的雕塑,几条出钢槽等为数不多的雕塑品。香樟掩映下的绿地显得格外寂像是为了映衬入口地面处那段话:“咖啡杯里荡漾的图案,是你我无法预设的结局。这世界已经坏的无以复加,只是侥幸在这空隙短暂停留,此刻无需知晓生死。”

 

    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从视平线艺术馆薛先生那里得知,大概2017年红坊的一部分要拆掉了,用作商业地产。后来我查资料,原来2014年底,融侨集团以27.46亿元竞得上海宝钢长宁置业有限公司100%股权,其实质资产便是新华路街道71街坊8/3丘地块。新华路地块原本属于宝钢旗下的上钢十厂厂区,也就是现在红坊创意园区所在。这块地由此正式变为商业性质重新出让。

 

    有那么一会儿,我问自己,可惜么?除了AB和民生艺术馆三个展区,也许其它开发商认为不重要的部分会被拆除。

 

    我站在视平线艺术馆旁那株嫁接了海棠的红梅边静静感受内心,并未觉得可惜,就像海棠盛开在红梅肩,红坊新的变化必将为它注入新的活力,开出更美的艺术与产业之花。

 

    一个创意园区的经营能力主要体现在内容的聚集和内容产业的运营能力。如果还是用传统的房地产开发理念那只是把一个废弃的工厂改造后开始租赁,是没有生命力的。从最初开始改造,招商,红坊就是从一个文化主题开始切入,最后是一个延伸发展,成为现在一个可持续发展的园区。

 

    虽然我来的时候很多以前著名的雕塑没有了,但仍能从现有的画廊展品中看出,红坊对艺术品质量的追求。

 

    红坊近门处的画廊里展示当代著名画家,油画家,美术评论家吴冠中先生的作品安放在展厅中间显眼处的是他的《江南水乡》,第一眼看去也许很难明白的是什么,但若是看过他的《江南居》,你就会明白,那一个个浓淡不一,层层叠叠的黑色小画块儿其实是江南民居的屋顶——一溪流云轻梳妆。微风岸,碧如簪。黑瓦白墙,一纸红尘淡。两幅画角度不同,前者是俯视,后者是平视。

 

    视平线艺术馆更是将多种艺术形态的作品组合陈列,让书法作品和现当代雕塑作品、油画作品和书法作品等交相辉映,增强了艺术感染力。馆里也有单独陈列的书法作品,其中韩羽的字非常有趣,他的字充满童趣,东倒西歪真趣一片。若说人站没站样,坐没坐样不好看,字也如此就更丑了。但韩先生的字就是东倒西歪,还让人看着舒服,这大概就是艺术的神秘奇妙之处。

 

    但光有好的内容,没有好的运营能力艺术是很难坚持下去的,这并非与什么妥协,或不高尚。艺术若被架到神坛上,也许它的发展潜力就快到尽头了。

 

    所以对整个艺术园区的发展路径而言,在完成了“整旧如旧”的自我改造、资本的介入、招商完成、管理的规范运营之后,艺术园区如何应地制宜,找到并形成适合自身的“造血”机能,是艺术园区能否“活下去”并持续发展的关键所在。

 

    上海红坊发展有限公司董事长、总裁郑培光说,“红坊的未来会用三种方式来实现:第一,希望它的未来是最好的国际型的文化艺术商业社区,这是它的高度。第二,它的定位会保留红坊原来所形成的最好的那些内容第三,是它的形态,红坊最初所利用的这些工业遗产最有核心价值的这些工业遗产会继续保留,可以赋予它新的内容。”

 

    在上海,一场更为大规模的城市更新正在进行中,城市发展如何从“大拆大建”走向“存量更新”如何从数量扩张转向品质提升人们如何在城市实现“诗意栖居”成为当下打造宜居城市的核心要义。

 

    红坊的十年之路也许是中国文化艺术园区发展的一个缩影,对于更多发展中的艺术园区而言,当下面临的问题也许各不近相同。

 

 

    附注:红坊位于淮海西路570-588号核心地段,与上海城市雕塑艺术中心融为一体,南邻淮海西路、徐家汇商业中心,西靠虹桥CBD商务区和新华路历史风貌保护区。它地处长宁、徐汇、静安三区交界地带,从区位上兼具了向三方辐射的优势力。它改建于1956年的原上钢十厂冷轧带钢厂厂房群,利用老工业建筑的钢筋铁骨,将厂房的高大空间、框架结构等特点与现代建筑艺术相结合。红坊总占地面积约有5万平方米,呈U形,中间区域是一块公共的大型绿地。改造后分为 ABC四个区域。

 

 

                                            201637日    星期一、第一稿

  评论这张
 
阅读(62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