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夜雨霖铃  

2017-03-30 20:52:39|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夜雨霖铃  2016-04-12

   

    北京的春天极少下雨。朋友说现在好多了,春天已经没有风沙;不过风沙没有了,雾霾却来了。也许这是当年北京政府没有想到的。从二零一五年八月到北京迄今,只到三、五场雨水。凌晨时分,忽然感觉雨打窗棂。昏昏然梦里,反侧又睡去。早晨起床,看到地面有水痕,方晓昨夜确确实实雨了。    北方的雨水稀罕。北方下雨的方式亦别有趣味。常常是:“犹抱琵琶半遮面,千呼万唤始出来”,所以愈发显得金贵。不像江南的雨水,缠缠绵绵,“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有人抱怨北京气象台,预报不准,这就错怪了气象台的朋友,君不闻“东边日出西边雨”?北京实在是太大了,东方海上过来的几朵云彩还没有到达北京可能就被天津截留了,也许剩下几朵,在某几个地方洒下几点甘霖,便化作了绚丽的晚霞。    然而,这样的雨水也不多见。一次下班回家在车上看到公主坟方向的天空一道绚烂的彩虹挂在天空,斜晖里的这道彩虹陡然增添了无限的诗情画意,北京真美,美得大气,美得壮观。这样的情境我在内蒙古的大草原上见过,江南则鲜见。    四月的北京仍是乍暖还寒时候,尽管柳树的枝条上已经突出了嫩绿色的芽。羊围巾仍是少不得的,我的颈椎不好,怕冷,一遭凉便会颈项僵硬,血压升高,因此,围巾是我常年必备的生活必需品。工作的内容除却上边安排的,大多是有我自己安排,因此时间相对比较宽裕,也较自由。上午去五棵松解放军总医院看望鄂尔多斯来的老朋友孙作成,他是来京探望在总院住院的弟弟的。车上留意了一下,路边的梅花开了。北京马路边栽了很多红梅花。    午餐我们一起吃饭,喝了点酒。孙作成的新夫人从天津过来,他给我电话前是先去北京站接从天津过来的新夫人,然后我们一起吃饭。作成是老司机,他是开车从鄂尔多斯到北京的。此前,我们已经三十五年没有见过面。他多次在电话里约我见面。这次总算是得偿夙愿。然而,善饮且豪饮的作成却仅仅喝了一杯酒便不能再喝。他看上去苍老多了。请作成夫妇吃个便饭是我的本意,讵料他竟然提前买单,让我很尴尬。我说晚上请他和弟弟一起吃个饭,聊聊天。    下午快下班的时候,我打电话给作成。他说下午跟我分手后他们看过弟弟就离开北京了,先送新夫人去天津,然后就回鄂尔多斯。即然作成走了,我就再做点事情,从办公室出来已经月上西楼。晚饭我简单吃了些东西,然后便准备早早睡下。可是越想睡越睡不着。夜深人静,耳朵便格外的好事,外面的雨声霖铃入耳,于是起床,打开窗,看着无边的夜色里,北京的雨是怎么下的。    唯闻雨霖铃,不见天落雨。哎,我这昏花的老眼呀。耳聪目不明,顺拐一样别扭。  

 

  评论这张
 
阅读(1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