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十里春风吹作雪  

2017-03-31 15:15:41|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十里春风吹作雪

2016-04-02 

     雄伟宏大的故宫是中国古代具有民族文化特色的皇家建筑典范。描写故宫的文字汗牛充栋,我就不费功夫饶舌了。我今天要与读者诸君分享的是春日故宫盛开的杏花。杏花乃蔷薇科,落叶乔木。三四月展叶前开放,花形与桃花梅花相仿。杏花有变色的特点,含苞时纯红色,开花后颜色逐渐变淡,花落时变成纯白色。    春日游 杏花吹满头。陌上谁家少年足风流。妾拟将身嫁与一生休。纵被无情弃,不能羞。”这是韦庄的《思帝乡 春日游》,朋友说故宫的杏花开了,明天要去故宫,所以翻开《浣花集》温习一下这首描写杏花的春日游。杏花并不陌生,然而,好多年没有见过杏花了。如果杏花开在野外,倒也别有一分情趣。我曾经在四月前后看过开在野外山坡上的杏花,高低错落,随形就势,一树一树的杏花如春雪,如朝霞,尽管有一些距离,然而山风过处,仍然有浓郁的芬香沁入心脾。野外山坡的杏花开得热烈壮观。仿佛三月三山水边一群群靓丽可人的美女,诱惑着你,不停地向她们张望,心口止不住突突地狂跳。杏花吹满头的少年安在哉?那思春的女郎又复安在?杏花痴笑,宫墙无语。故宫的杏花则与山野的杏花有别,多了几分隆重的皇家气派。有幸跟人民日报的朋友一起去故宫采访拍摄,四月故宫盛开的杏花,于是有了这样一篇文字。不是因为故宫,是因为故宫的杏花。    杏花是什么时候移栽到故宫,没有问,也没有看到记载说明。没有记载说明的缘故恐怕是因为杏花太寻常了吧。杏花确实是一种寻常可见的花树,山野巷陌,乡下的田间地头,寻常平凡。杏花出名,应该跟杜牧有关,他的一首七绝,就让杏花和山西名播海内,带着晚唐清明甘醇的酒意潇潇洒洒地芬芳了一千多年。宋人叶绍翁更是妙笔生花春色满园关不住,一枝红杏出墙来王安石咏杏花一陂春水绕花身,身影妖娆各占春。纵被春风吹作雪,绝胜南陌碾成尘。”“一枝红杏出墙来这是什么样的意境,你在这样的意境里沉醉过吗?    用手遮着阳光举头望去,衬着大红色的宫墙、金色的琉璃瓦,怒放的杏花俨如空中飘动的雪花。一如范成大诗句蜡红枝上粉红云,日丽烟浓看不真。贴着宫墙走,再看杏花阳光就有些弱了,且有些阴影,是粉白色的杏花倒映在红色宫墙上斑驳的花影。一虚一实相互映衬,煞是好看。600年历史的故宫,雄伟的红色宫墙被来者一层一层粉刷修葺了几回?宫墙看似安静的,安静的如同一段段变成文字的历史。杏花是活泼的,与沉默的宫墙相对。一静一动,一雄伟端庄,一靓丽活泼,历史就这样在这里构成了一道独特的美丽风景。    御花园是紫禁城四大花园中面积最大的。整体布局及局部点缀上,极其考究。园内形式多样、丰富多彩的楼台亭阁,变化多端,展现了古代汉族劳动人民的卓越才能和和艺术创造力。御花园西北一处易被游人忽视的角落,四角攒尖顶的玉翠亭前,一棵杏花树正静静开放,枝头的花朵在阳光的照耀下洁白似雪,衬以蓝天朱墙,分为美丽。“数重冰绡轻著胭脂,十里春风吹作雪”。中午稍事休息,下午我们又拍了一组照片。午后的阳光偏斜,杏花树背后的宫墙没有了阳光,愈发衬托出杏花的质感、洁白、艳丽。这洁白艳丽的杏花是不是前朝的宫女的化身呐?她们没有像元稹《行宫》里描写的“寥落古行宫,宫花寂寞红。白头宫女在,闲坐说玄宗”而是开成了一树如雪的杏花。这雪白的杏花是不是那些白头宫女的白发,这花蕊里粉红的花蕊是不是宫女的香唇?    红墙碧瓦,杏花如雪。夕阳西下,花影重重。人声远去,唯余一座座高大雄伟,雍容华丽的宫殿在夕阳里渐渐隐去。这一刻,历史忽然伴着夜色潮水般劈头盖脸地涌过来,我一时失足,站立不稳,我就这样在黄昏的夜色里在这历史的潮头里失去了重心,无论怎么样努力和挣扎,历史汹涌的潮水没有给我丝毫的机会。我忽然醒悟,奋力展开四肢,把记忆里留存的那点救生的游泳动作使出来。当我这样欣慰的时候,历史却訇然退却,了无痕迹,我则差点跌倒,幸好手扶到了身畔的这株杏花树。杏花树干上还有夕阳的温度。    时间蚀出的瘢痕青苔一样沁进汉白玉石栏细微的皱褶里,似青铜器上的铜绿,亦如百岁老人的脸生出的暗斑。这样的暗斑生在物质上,今人用来鉴别其历史属性方法之一。这样的暗斑是有专业的术语的,称作“包浆”。红色的宫墙在不同时段的光线作用下色彩会发生一些变化,有时候会变成浅浅的砖红色,有时候会变成暖甜的橘红色。御花园宫墙下面的基础是大方砖,有些砖头的表面已经风化,颜色斑驳。这些作基础的砖头是极易被人忽视的,大色的雄伟宫墙夺去了人们的眼球,而它们则仅仅是默默的承重者,就如前朝宫内作杂役的老奴。这些老奴幸不幸福?也许你会说宫中美女如云,就像这身边的杏花,每日身在其中,焉能不幸福?我没有从这些砖头上看出来它们的幸福与快乐。尽管它们的身边就是一层粉白色的落花。    砖头不幸,杏花多情。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