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每个人都是正确的  

2017-04-01 10:58:15|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每个人都是正确的  

2015-11-11

     阿忆打电话批评我说怎么接电话总是那么慢。是不是在做什么坏事。我哭笑不得,怎么解释哪?无须解释,彼此现在的空间距离,足可以成为演绎各种故事的大舞台。每个人都是正确的。地位不同,视角自然有差异;身份不同,想法自然有区别;利益不同,作为自然大不同。因此,我们不能愚蠢地要求员工像老板那样奉献,这样的想法,只能说是三十年来中国土豪所特有的思想;俗话说,换位思考。其实说的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差异,不必求同,更无法求同。老板不能如此要求员工,同理夫妻之间也是一样,一方不能用自己的标准去要求另外的一方。虽是夫妻,毕竟各自家庭的文化、出身、教育等背景还有着差异。前人也正是考虑到这样的实际问题,所以才提出了“门当户对”的嫁娶观。

    我们大家耳熟能详的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阿忆喜欢炫耀,炫耀自己的美丽。这没有错误,错误的是阿忆不该当着我的面跟其他男人炫耀,这难免显得低俗,也会令我难堪。然而,她自有道理,且引经据典,言之灼灼。有时候自己平静下来反思一下,每每信口而出的妙论、古人优美的诗词,这些不也是我赖以在人前炫耀的材料,与阿忆又有何异哪?阿忆错了吗,没错;我错了吗,没错。错的是我们彼此没有学会彼此欣赏吗?非也。那么究竟是怎么了,究竟是心理问题还是社会问题;是意识形态的问你题还是东西方教育文化背景的差异问题?

    那是一个冬日的黄昏,阿忆说去泡脚,于是我们在一家足浴店躺下来。还未待泡脚,我忽然感觉浑身酸软,四肢无力,一股莫名的疼痛从四面八方袭来。阿忆赶紧把我送到社区医院,躺在诊疗床上,黄昏的阳光洒在雪白的窗纱上,洒在阿忆粉白的脸上,她的脸现出迷人的小麦色,我能闻到那浓郁诱人的麦香。阿忆握着我的手,坐在我的身边。这一刻她美极了。她的许多美好一下子潮水般涌来,我的眼睛湿润了。我说,我好想现在,是的——就是现在死去;现在能够死去是多么幸福啊。阿忆像哄小朋友一样说,别乱想啊,好好休息一会就好了。有些时候,我之所以会感动得产生这样的想法,是因为此时的这种感觉是完全中国式的场景、方式、情感。是我们彼此都能够接受并且理解的了表达形式。

    我与女儿也会有论辩——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之辩。因为她正在成长,她的一些同学或朋友会把自己对世界的认知传递给她。譬如有段时间,女儿跟我说为什么那么多人总是说中国不好。这个问题就是因为她在日本的同学经常跟她说到的。女儿也会举一些身边的例子佐证她日本同学的观点。是的,在宏观的国家层面之外,我们客观生存的某些微观的层面有这样或者是那样的缺点不足,是难以避免的。因为,我们正在进步。批评我们的人批评错了吗?我终于跟女儿这样解释是否正确?这些,有时候还真难以一言以蔽之。简而言之就是一个人看待事物的角度和立场问题。置身不同的角度或立场,得出的结论必然会有差异。哪怕是同时面对一朵鲜花,也会有差异。我们只能求大同存小异。

    文航是我的老朋友,所谓老,不是年龄的问题,而是相识时间比较长。文航是儒学发源地山东临沂人。我跟文航的论辩是经常性的,我们之间的论辩多少带有一些学术色彩,因该属于——学识修养之辨。譬如关于中国先秦法律中的一些刑法,其中有一些——“髡”、“耐”、“刓”,我还曾写过一首打油诗:尖牙利齿贾文航,灵思妙想逞高强。无奈遇得髡完耐,小试输与奋蹄张。

    在慈溪徐龙与论辩,利益之辩争。我决定离开之前,胡指责我不称职,我离开之后,胡带着总裁助理和行政部的一干大员为我饯行,席间举杯诚恳地说:老张,你是我们大家的老师,我们所有人的学识也赶不上你一个人。我只能喝掉杯中酒,因为我在,过去集团文化的擎旗者成了跟班,怎么会舒服哪,怎么会心安理得哪,人家随口说出几句伤人的话,也是在情理之中。无需计较。那天我的酒喝得很爽,喝掉了一瓶,胡也很开心陪我一起喝掉了一瓶。爽过之后我想,人生不能总是这样辛苦半天,爽一下就结束了。为什么会爽,我知道,为什么会 出现这样“爽一下”就结束了的原因我忽略掉了。因此,与胡先生之辩,是最无价值和意义的,只不过是为自己找了个借口而已。

我们赖以生存的这个世界分发达国家、发展中国家、欠发达国家;城市分超级城市、一线城市、二线城市、三线城市。人又何尝不是分三教九流等级森严哪?俗曰人以群分,所谓群就是你所处的那个等级。不同等级的人是很难沟通的。因为没有交集,语言情感皆不同,无法对接。穷人永远不会晓得富人们的痛,富人也不会理解穷人何以能黄连树下弹琴苦中作乐。《论语》有这样一则故事:一日,孔子门下一弟子正于庭前洒扫,忽遇一客。问之:汝何人?弟子曰:吾先生门下弟子。客人曰:即为先生门下,且有一问。弟子欣然应诺。客人问:一岁几季?弟子曰:一岁四季。客人摇首:错,一岁三季。弟子欲争,客人曰:若错,行三拜之礼。适孔子出,弟子请教:一岁几季?孔子即曰:一岁三季。弟子惧,遂向客人行三拜之礼。客人去,弟子不解,问:奈何一岁三季?孔子曰:斯身绿,乃蚱蜢。春生秋灭,何知冬乎?与争,明日不能已也,益乎?弟子顿悟,春生秋灭之人,岂知有冬乎?斯乃三季人也。

因此,当你在路上碰到使用上个世纪的语言跟你对话的人的时候切莫大惊小怪;当有人对你所叙述的事情嗤之以鼻的时候,也不要心生怨怼;毕竟在我们的身边还有很多“三季人也”。

每个人都是正确的,这样的论点很容易陷入历史虚无主义。然而,我不是在此讨论历史虚无主义,更不是为历史虚无主义佐证。我所引证探讨的这些都是个人的一己之私。无关大雅,更无伤大雅。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