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狮 子 头  

2017-04-01 11:10:51|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5-05-11

 

淮扬菜系的狮子头当是看家菜。妈妈烧的狮子头是上海风味的,与道地的淮安菜多少有些差别。不过,吃惯了,我更喜欢自家狮子头的味道。每逢节假日,家里的餐桌上总会多几道菜肴,狮子头同样是必不可少的主菜。

有一次出差到北方,看到酒店里也有狮子头,于是,便叫了一份。浓油赤酱,看上去油亮亮的倒蛮像厨房师傅肥胖红亮的脸膛。用筷子夹起,咬一口,便有了一种上当的感觉。当然,不是北方师傅故意如此,就像南方人不精于做面食一样,北方师傅对江南地区的菜品同样生疏。

大学我在北方读的。一九八六年,母亲突然飞到北方到我身边来。每日守护着我,她怕我出去参加学潮运动。那段日子里,我有许多同学打过来电话,还有慕名到学校来访问我的,我们一起激扬文字,挥斥方遒。然而,母亲就在身边,我不忍丢下母亲随着同学进京。这个时候,我的心里充满了矛盾,既有对同学信任的愧疚,也有对母亲不解的恼怒。情绪不佳,身体就出了问题。

母亲没有一句怨言,只是每天为我烧菜——上海味道——充斥了整个走廊。老师还有同学们羡慕我说,你妈妈对你真好。学潮随着政府的强力介入,很快就平息下来,我的情绪也渐渐平复。

那是深秋的黄昏,母亲从菜场买来许多材料,特意烧了一道狮子头,深红、油亮、香糯、筋道。每一丝滋味入口,都勾起我对少年时代的回想,一个个场景,仿佛一帧帧画面,在我的脑海里闪过。母亲今天为什么烧这么多菜给我?是不是母亲要走了?想着想着,泪水不由自主地湿润了眼窝,流出眼眶。

这辈子,吃过多少母亲烧的狮子头,无法数得请。然而,有一点永远不会忘记,那就是母亲烧的狮子头的味道。这种味道还有谁能烧的出来?妻子尝试了无数次,后来放弃了,再也不烧狮子头。上海师傅虽然烧得好吃,但是却少了一份内涵。

母亲节在即,送母亲什么礼物哪?对了,下厨烧一道狮子头给母亲尝尝。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