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边境夜行  

2017-04-01 11:22:39|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边境夜行  

2014-11-04

      临江位于长白山腹地,鸭绿江畔,与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两道(两江道慈江道)三郡(中江郡金亨稷郡慈城郡)隔江相望,边境线140公里。傍晚的江边小城临江愈发寒冷。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寒冷刺骨。售票处已经没有到白山的车票,售票员说你去跟司机说说看能不能拉你。我找到了去白山巴士的车长,售票员东北称车长。

    炎热如蒸笼,寒冷则如蛋壳。在逼狭的蛋壳里,找不到一丝阳光,寻不到一个可以暖身的地方。就是中朝边境冬天这样一个下午,时近黄昏。我坐在小餐馆的桌子旁,看着驾驶员和女车长一边吃饭一边聊天。车是定时发的,时间还早。候车室比较冷,票也没有了,是这个女车长让我跟她进去,她说她会想办法的。于是,我就这样坐在她们吃饭的桌子旁喝茶。乘车的问题能够解决,回到白山的希望就有了。于是一边喝茶一边耐心等待。女车长人长得比较豪放,不过腰身还看得出来,尽管是冬天穿着冬装,还是能够看得出来;黑色大波浪卷发衬得皮肤白皙,人愈发俊俏:喜眉靓眼,高鼻丰唇,唇角微微上翘,鲜红的口红衬得牙齿愈发雪白,还是蛮性感的。小饭馆的热饭热菜让她的脸泛起了红晕,显得愈发娇艳可人。她穿了一件遮到屁股的羽绒大衣,斜跨售票员背的黑色包包。

    女车长所谓解决的办法,就是她把自己——售票员靠车门的位置让给了我。看到我坐下,她看了我一眼。看不清她眼神里的内容。不过有位置还是蛮开心的。天色越来越暗,车内灯熄掉了,只有车轮碾压在积雪上发出的嘎吱嘎吱的声音。她站在车门前的踏步上,身体向后靠在我眼前的横栏上,屁股正好靠近我的膝盖。起初我一惊,没有动,怕她笑我没见过世面。后来,我感觉她的屁股越来越近,竟然坐到我的膝盖上。一种柔软、湿热的感觉传递到我的膝盖上,寒冷的冬日,这样的感觉仿佛泡在温泉里。此时,我心里竟然产生一种异样的想法怕她移开身体,于是,不敢有一点异动。两个小时的车程,这个性感有趣的女人,用特殊的方式给了我一种别样的温暖。

下车前,她扭过头看着我低声问了一句:好受吧?好在是朦朦胧胧的暗夜,看不清脸上的表情,不然,不晓得我的脸会烧成什么颜色。她又问:你是南方人吧?每年都到这里来做生意吗?她好像对南方人很感兴趣,或许是北方女人对南方人都感兴趣吧。我不记得是否回答了她的问题,现在回想起来,耳畔还会有一阵香热的口气拂过。写这篇文字之前,我的标题是《边境艳遇》,然而,这无论如何也称不上是艳遇。在寒冷的东北的边境线上,一个比较性感开放的女人不仅把座位让给了我,而且还用她的身体的某一部分温暖了一个游子的一段旅程。我无法评价她的做法,之所以无法说,是因为说不清楚。

    假如我不是当事人,也许我会认为这个女人不淑;然而遗憾的是我恰恰是这件事情的主角。在那个冷得要命的中朝边境的傍晚,至少她无私地为我做了一件令我温暖的事情。得人庇护,还要言人之过吗,那样,是否太不地道?看来很多评价标准或体系真不能“一个标准一刀切”,需要客观公正。这段文字,就献给那位曾经温暖那个寒冷的黄昏的女士吧。愿她在文字里温暖更多寒日里的行者。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