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杂家黄霈  

2017-04-01 11:31:01|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杂家黄霈  

2008-05-12

 

认识黄霈是1987年的事情。那时通化矿务局成立文联,黄霈作为吉林省的“老作家”出席成立大会并且担任顾问。

人与人的相识和相知很多时候是不必用太多的语言太多的过程的,甚至无需谋面。一首小诗,几个文字,如此足矣。我的许多朋友就是这样结识的,像民政局的于谦、电视台的王保江、矿务局的生咸祥、湾沟的唐中华,我们都是先读文章后读人。

与黄霈的相知也是这样。在会议报到处,当我签下张奋蹄这三个字,站在旁边的黄霈不禁大声喊道:“你就是张奋蹄啊!”他那大嗓门一喊,呼啦围过来一群人,“他就是张奋蹄”。这就是黄霈给我的第一印像:直爽、直爽得有些“土”。他满脸皱纹,一笑起来像红润的山核桃。他脚上的那双蓝色“自由鞋”与他轻快的步伐非常相称,如果不看他的脸,你想象不出他已经年近60,还以为是十七八岁的小伙子哪!

2005年5月《太阳石》杂志主编生咸祥先生要编辑一部反映矿务局文化工作者的书,把曾经在矿务局工作过的文化工作者做一个介绍。他让我写写黄霈,因为我和黄霈比较熟悉。其实写熟悉的朋友是很难的。特别是像黄霈这样的师长。生活上他是把我当作孩子一样关心的,工作上他是把我当作同事一样爱护的,创作上他是把我当作朋友一样鼓励和鞭策的。

五月的北国山城白山还不时地飘着雪花,“千里风啼白映红”。就是在这样的一个早晨我接到了黄霈的电话,他告诉我要到市里来。1991年通化温泉笔会一别,迄今已十三年没有再见,黄霈已年届七十高龄矣。我匆匆赶到步行街站口,左右顾盼。五月的户外,早春的寒意正浓,街上极少行人。目光所及,唯一身材健硕的青年男子在喷泉附近踱步,哪有老人的影子。正在我四顾茫然的时候,那青年男子一边用红亮的声音呼唤着我的名字,一边健步向我走来。

黄霈。六十九岁的黄霈------如果你不看他那被岁月老人的手侍弄得如盛开的菊花一样的脸,只看背影,看他行走的姿态,分明就是二三十岁的小伙子!黄霈是文人亦是武人。故而与之相处,从他身上可以见到那些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江湖好汉的影子。在他的简历上我看到这样一段文字:“黄霈,1958年从事业余文学创作,曾任通化矿务局文工团编剧;现为长白山音乐文学学会副会长;《长白山词林》副主编;系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吉林省作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戏剧家协会会员;吉林省曲艺家协会会员。近四十年来在市、省及国家级报刊杂志上发表诗歌、小说、散文、戏剧、曲艺等作品三百余篇(部、段),作品乡土气息浓郁,受到读者和专家的好评。歌曲《我是中国煤矿工人》(孙士奎曲)被中央电视台录放,东北三省电视台作为每周一歌播出。

从上述这段简介我们不难看出这是位“杂文家”。黄霈不仅崇文而且尚武,七十岁的老人还可以翻跟头下跨。三两个毛头小子是难近他的身的。黄霈对作曲亦颇谙其道,闲情偶记,指间流淌的琴韵,常令方家瞠目击节。2007年末,我们集团公司要创作一首反映集团精神风貌的歌曲,我找到黄霈先生,他慨然应允,三天就交出了稿子。春节的联欢晚会上,当大气磅礴的《徐龙在这里升腾》响起,我的眼睛湿润了。

2005年的5月迄今恰好三年,写黄霈,用三年的时间,应该的。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