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新浦的月  

2017-04-01 11:33:11|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新浦的月  

2008-09-20

      晚上停电,睡不着,就走出来。走出来就看到了新浦的月。月亮已经不圆,像水果罐头里的黄桃,月光不多,但是柔软,柔软得像记忆中的女子——那个文文静静腼腆的水乡女子。前几日台风,没有看到十五的月亮,今天,因为停电终于有机会从电脑前走开,走进夜色,就看到了新浦的月亮。

    名门庄园前就是公园,新浦公园。公园不大,但是有许多的树。银杏、樟树、石榴、合欢,树的叶子各式各样,枝干也大不一样,透过这些不一样的叶子和枝干,我就看到了不同的月亮,感受到了不同的月光的照拂。

    停电,大多数人走出了家门。邻居说大概要十一点钟来电,所以,我就不再着急,再急也没有用,学会用电脑写作,拿起笔就感觉写不出东西了。于是,静下心来慢慢地沿着庄园的行道走着,一边儿走,一边儿抬头看着斜挂在楼头的月亮——那黄桃罐头一样的月亮。心思就多了起来。城市里已经看不到月亮了,就是看到也是变了色彩的,就像是原来村里那个美丽朴实的丫头突然到了城里,画起了妆,虽然多了几分脂粉,但是却少了的原本的清丽。

大概是受田园诗人们的影响吧,我总觉得那挂在高高的楼头上的月亮,少了几分古典的气息和诗意。那楼应该是飞檐斗拱的古楼,格子窗、红漆廊柱、灰黑的鱼鳞瓦上月光像水一样泛起粼粼的波纹,水波一样的月光会润湿人的心田的。就像春雨,无声的春雨,轻柔地握着春风的手融入泥土里,不久,泥土里就会有细嫩的芽儿发出来,再不久,就有弥目无际连绵天涯的青草,青草里会有小兔子、蚂蚱、蝴蝶、细细的水蜻蜓。

玉阶生白露,夜久侵罗袜。却下水晶帘,玲珑望秋月。李白的《玉阶怨》在脑子里翻过来翻过去,但是却不能借此一吐胸中块垒。名门庄园附近就是“水云浦”于是想起孟浩然的《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我想乘着这清明的夜色,独自看看水云浦。

到水云浦尽管路比较近,但是还是有一段路的。首先需要在月色里从庄园的正门走到马路上,然后朝庄园的后门走,过了庄园仍有几百米的路。路的两边是大片的湿地。高大的芦竹把月光遮去了大半,路上唯余蓊蓊郁郁的影子,如东坡《记承天寺夜游》交横的积藻荇。路上很静,偶尔有一辆夜行的车子经过,再就是细细的唧唧虫鸣。蛙声早已经远了,这些小家伙们怕是已经开始越冬了吧。

水云浦离路边还有段距离,它是一条纵向的河流。这段路对于我这样的胆子的人而言,确实是个考验。然而,已经走到了它的家门口,总不能不过去打个招呼吧,那样,多么失礼呀。当人类进化成现代人,上苍就剥夺了人类与夜行动物一样的本能,包括胆识。夜晚不属于人类。在这个不属于人类的夜晚,我独自踏进了水云浦,我听到了它浑厚有力的呼吸声,我看到了它泛着粼粼波纹的皮肤。新浦的月,被它泛着粼粼波纹的皮肤弄得也呈现出粼粼波纹,仿佛姬妾在为主人温柔地按摩。

碎了一河的新浦的月,对我毫不怜惜。我就这样孤独地伫立岸畔,任思绪联翩。海上生明月,天涯共此时。情人怨遥夜,竟夕起相思。 灭烛怜光满,披衣觉露滋。不堪盈手赠,还寝梦佳期 

今朝农历啥辰光?忘记了,什么都忘记了。忽然就想自己有几年没有回北方过中秋节了,但是,却怎么也没有想明白,基本的算术多不会做了,不懂得如何计算了。看来,自己真的老朽矣。就这样想着,从水云浦披着新浦的月色走回来,走进我的那幢别墅。一路上竟然没有害怕,看来思想是有独特的保护功能的,当我伫立水云浦,当我独步冥思的时候,她把我罩起来,把恐惧挡在了外面。

来电了。就着明亮的灯光,打开电脑,新浦的月光竟然清亮亮的水一样兜头坡来。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