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2017-04-01 11:33:52|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  

2008-09-20

      朋友看到我昨天发在报上的文章打电话问我是不是想家了认真想一想,是的,有那么一点点儿,但不是很强烈,就像是喝了点儿圆枣子果酒(1981年冬天我喝过的酒,当时是因为骑车把门牙摔断,神经露出来,不敢吃饭,所以到“副食商店”(过去的称呼)买了一瓶圆枣子酒,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下去,神经被麻醉后,吃一大碗面条,坚持了三天)。

    扯远了。但是想起圆枣子酒,就不能不想起上山摘圆枣子。这种野果是藤类植物,攀爬在树上。像山葡萄。经过霜打的圆枣子灰绿色、挂在烟紫色的枝条上,这时的圆枣子是最好吃的。

    1989年晚秋的一个下午,我和几个朋友相约到野外去散步,在一个山沟里摘到了几颗经过霜打的圆枣子。黄昏时往回走,石板路凹凸不平且逼仄难行。光线极暗,只能看到膝盖以上的部分,脚下只能凭着感觉。天越来越黑,忽然发觉脚下的路渐渐的清晰起来,石板路上满是斑驳的光影。抬头,月亮已经升到了半空。月光清亮亮的,真的如水一样。

    于是,就想到了“家”——已然不再属于我——远在异乡父母的家。“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故乡的月今夜是否如我此时看到的月一样清明?是否也有带着唐朝诗韵的月色流进故乡亲人的梦境?这个问题我从来没有问过我的至爱亲朋,我怕万一引起尴尬,至今未敢开口。

    回到太湖已经是半夜十一点多了。我们找家小酒馆,就着小酒,描述着故乡的景物。恍惚记得说得最多的还是“月”。黄海之滨的月、燕山的月、黄浦江畔的江月。有些“月”是我们曾经熟悉的,有些“月”是我们曾经邂逅的,有些“月”则是我们刻意去追寻的。无论什么样的月,总而言之,最能拨动我们记忆深处那根乡情的——还是故乡的月。

    我有两个家,一个家在北方,长白山下;一个家在江南,黄浦江畔。这两个家我都熟悉得不能再熟悉。长白山下的家我住了几近二十年,读书在那里,生活在那里,工作在那里。实话讲,我的青春是在长白山接受洗礼的。上世纪八十年代后期,东北经济开始渐次下滑,而江南则日新月异。那个时候,最能牵动“月”是黄浦江畔江心月,最能吹动心扉的是苏州河习习的春风。而今,回到上海,又十年过去了。每每让我心动魂牵的则是长白山上那轮冰清玉洁的皓月。我会不时的念起长白山的人物、故事,回味起长白山的美食。想着想着,齿间便会有“沉香”四溢。

人总是不知足。譬如我。身在长白山想的是上海;人在上海却又想念起长白山。这样的“贪婪”让我的内心常常充满了惆怅,每每如歌者在静寂的月夜独自吟。今天下午给学生讲试卷,恰好有王维杂诗中句:“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于是,拉拉杂杂倒出这么些陈旧的东西来。说到白露,最先能想到的还是长白山,九月中下旬,我去东北岔,早晨起床打开窗忽然感觉被噎了一口,喘不过气来。接着是一股冰凉的空气钻入肺腑。冰凉的空气,带着丝丝的甘甜。

我赶紧出门,走到晨光里,放眼一望,满眼细碎的银亮亮的霜花。这些霜花不似“草色遥看近却无”,眼底的呈结晶状,分布在草叶、陇上的庄稼茬上。不小心脚踩上去,会发出咯吱咯吱的声响。于是驻足,不敢再往前走:莽莽苍苍的群山连绵起伏,弥天霜色,一片银白。虽然,这看似跑题了,但是,在长白山九月有些地方已经下雪。君不闻:“胡天八月即飞雪,北风卷地百草折”。长白山腹地高原的冬天,比其它地方要来得早。因为,长白山更盼着绚丽明媚的春天。

露从今夜白,月是故乡明。不是想家,是文化在返酸。权作牛之倒嚼吧。

  评论这张
 
阅读(0)|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