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小楼昨夜听雨 大桥今朝看潮  

2017-04-01 11:34:35|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小楼昨夜听雨 大桥今看潮  

2008-11-15      

     朋友陆建南约中午到水云浦看潮。坐摩托车到水云浦要三十分钟。路过水云江,江畔有水菱,圆圆的油亮的叶子,一墩一墩的,有白鹭在水菱丛中站立,给凄清的冬日的江面增添了几分色彩。江上有渔人乘两只小木船连接成的船,在江上收网。路不是很好走,坑坑洼洼,有些颠簸。 

路畔的水沟里有许多野生的茭白,茭白的叶子大多枯黄。临水的埠头有一丛高大的植物,我以为是芦苇,后来陆建南纠正才知那是芦竹。芦竹高两米有奇,粗大茁壮。芦竹是可以当毛竹使用的,不是废物。

水云江西去尽头就是曹娥江。我还没有到上虞看过曹娥江,尽管离上虞和曹娥江很近,但是,好像很忙,一直没有时间去看看上虞和曹娥江。我想找个时间一定要去看看曹娥江,提早去,否则,她会像个戏子变得让人难识真伪了。

去水云浦要过腰塘、四灶浦,到海边的路正在修建,沙石基础已经做好,还没有铺沥青油渣。所以路上就难免遭疾驰而过的车子卷起的尘埃的袭击,此不堪之事一尔;车行风大,本来就咳嗽,此际更不敢开口,朋友问讯,唯诺诺,此不堪事之二也。

路上有赶海的人迤逦相背而来,我想大概来迟,潮水已经上来了。不免心生遗憾

站在海堤上,看潮头还有百余米,滩涂上仍有人在赶海,一手握着竹批在泥涂里扎,一手用8号线做的钩子往出勾海蛏子。西边的海涂有近百只白鹭在那里盘旋觅食,白鹭和渔人给大海带来了生气,这生气是美丽的,充满了遐想和希望。

眼前的这片海涂,是我们的目力所不能穷尽的。这是一片泥涂,泥灰色的泛着水润光泽。赶潮人在泥涂上留下了一行行看起来颇为有趣的脚印。滩涂上还有围网的栅栏,像是一幅写意的铅笔画。一群群的白鹭和海鸥会不时地在栅栏上休憩,观察四周的动静。涨潮的样子颇像小时候看母亲擀面条。一张面饼被擀面杖往四维擀着,一圈圈涨大。潮头不是很大,不是人们想象的那么嚣张,水流缓缓地沿着低洼的泥涂流过来,水流浑浊,泛起一堆堆泡沫。

想找个地方坐下来,可是昨夜的雨水还没有干,水泥围栏坐不得也。只好站着,看着不远处的那些同样站着的白色的鸥鹭。陆建南喊我下去,下到防浪堤下去。下去就看到了浑浊的潮水中一群群虾子在水中活蹦乱跳、还有大脑袋的弹涂鱼在泥涂和石头上跳来跳去、小青蟹溜溜地在碎石缝隙间穿行俨如机警的侦察兵。

潮水上来了。上来的潮水显现出了力量。因为潮水同样需要聚集能量。潮头开始拍打防浪堤。潮头一次比一次高,拍击的力量一次比一次大,发出的轰鸣也一次比一次震耳欲聋。在岸边已经听不到人声,就是附耳而言,也基本听不清对方说的什么。这潮水是积蓄了一昼夜的精神头,在这个上午瞬间展示出他强有力的肌肉。海洋是永远年轻的青春少年,永远充满了活力和激情。

浑浊的潮水,雪白的浪花,这样的画面是不是别有情趣。海鸥飞到水云浦闸门前的通道口追逐着那些被潮水打晕的鱼虾,一次次满载而归。你听它们喵喵的鸣唱就应该明白这个上午它们是多么的开心。

尽管昨夜听了一夜雨,然而,惺忪的睡眼此际已经完全睁开,了无困意。满眼潮水、在海面翱翔的白鹭和海鸥;满耳尽是潮声和鸥鹭的鸣唱。起雾了。这个时候竟然起雾了。自北而南一道彩虹跨海而来。起雾了,我眼前的海面也发生了变化,原本平荡荡的海面现在变成了椭圆形。我仿佛不是站在防浪堤上,而是站在船头破浪远航。我能感受到浩浩荡荡的大风拂面而来。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