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桃花流水杳然去  

2017-04-01 11:40:24|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桃花流水杳然去 

2009-07-17

      我是27日晚从杭州回到慈溪的28日下午陪伊到峙山公园看紫藤。出公园东门,园门外有三叶草。此草开白花形状如草莓,又俗谓之曰“幸运草”。盖草多三叶,四叶者,寻常不得见之故也。如果找到四叶之草,则好运来矣。行约十步,忽见有四叶者。甚喜。归置窗台,时过三日,仍翠绿可爱。

    26日去萧山机场接。伊乘空港大巴抵银之湖假日酒店已经18时35分。晚饭在凤起路上找到一家小海鲜店,烧她从长白山带来的刺老芽。刺老芽壮实鲜嫩,在长白山这样的刺老芽被称作“老母”,是刺老芽中的上品。伊教厨师怎么样烧,并且示范剥下刺老芽的“库儿”,与根部相接的褐色老皮。

    不知道如何表达我的感情,一边吃着刺老芽,一边看着伊吃海鲜的样子。

    伊来杭州前两天长白山还在下雪。为了买到这样上好的刺老芽,伊接连几个早晨到早市儿去寻找从山里下来的小贩。我能够想象出来她在清冷的早晨穿行在早市儿的样子。伊爱美,厚厚的衣服是不喜欢穿的。伊的样子应该是这样:穿着薄薄的灰色毛裙,棕色的长筒皮靴,清晨的冷风把伊系在脖子上的红色羊绒围巾吹起来,伊没有讨价还价,只是不停地问“还有没有比这好的?”

    伊给我夹了一大块儿刺老芽煎的蛋饼说你都吃啊。我吃了。慢慢地咀嚼着。一股刺老芽特有的清香顿时溢满唇齿。我不敢再咀嚼,把它含在嘴里,我生怕咀嚼的时候不小心牵动了心中那根已经尘封的琴弦。

    温州的厨师问我这个“香椿”是不是长在很大的树上?我说如果说它是香椿的话,那么,它应该算作野生的香椿。它的树干不粗,直径不过3-5厘米,高2-3米,枝干上是坚硬锋利的棘刺。我在《大湖记事》里写到过采摘刺老芽的故事。长白山野生的刺老芽大部分出口到日本了。萍买到这样的上品是非常不容易的。

    喝了两杯啤酒,微微有些醉意。萍挽着我,在西湖边散步。

    西湖的晚风沁着淡淡的花香,扑在脸上像美女湿热的香吻。断桥边的那一片荷花还没有长出来,只有几片浮萍在水面上享受着过客的垂青。它们很小心,不敢太得意的样子。这让我感到有必要在这里提一提它们,那些先荷花儿而生出水面的浮萍。西湖是中国的西湖。我这样说的意思是,好比孔子是中国的孔子一样,因为他们已经成为中国的一个标志性符号。但是,西湖仍然是杭州的西湖,就像孔子仍然是山东的孔子一样。

    如果说浙江是一篇精美的古典散文,那么,杭州就是这篇美文的文眼;如果说杭州是一个绝色的佳人,那么,西湖就是这佳人含波的明眸。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 我不敢想象杭州假如没有西湖会是什么样子。越来越不敢想象。

    晚上的西湖是情人们的天堂:相偎在湖边的椅子上,看着倒映在湖水中的灯火,听着清风踩在湖面上发出的细碎的脚步声,远山翠黛如痕,湖水含香如墨,如果在细雨濛濛的断桥,买一把油纸伞,带上千年的情怀,是不是也可以遇上天仙白娘子?到断桥寻觅的不仅仅是风景和传说,大概还有那么一点点隐在心底的情思吧。

    西湖断桥不断,所以在断桥期冀美丽的传说神话般再现就是很难的了。但是,我们还是感受到了爱情的炽热如火,西泠桥畔的苏小小,是南齐时的著名歌妓,才貌出众。她的身世和爱情故事凄婉动人。她写的情诗“妾乘油壁车,郎跨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至今仍脍炙人口。苏小小死后,他的爱人遵其遗愿,将其葬在西泠桥旁。后人于墓上覆建慕才亭。墓亭12副柱联皆由全国著名书法家题写:“且看青塚留千古    漫道红颜本暂时”、“桃花流水杳然去   油壁香车不再逢”、“千载芳名留古迹    六朝韵事著西泠”。

    过西泠桥就是中国印学博物馆。在博物馆前的一株含笑树下我给萍拍了一张照片。伊牵着我的手说,“四十五年前我爸领着我给我拍照片,现在你给我拍照片。”平平淡淡的一句话,就像平平常常的一次潮汐,将我干涸的眼窝儿灌满了。我知道,我的情感世界永远是一片低洼的浅滩。

    酒店的房间里能够闻到西湖的气息,听到西湖窃窃的私语。我就是在西湖窃窃的私语声里不觉东方之既白。杭州法国梧桐树最多,而西湖尤甚。高大的树干,巴掌大的叶子,将四月的骄阳梳理得温柔体贴。走在树下,我把脚步放轻、放慢,我知道,我的脚下踩的也许就是一段文明的脊梁。   

这是一年前我没有写完的一篇日志。原打算把她写成一篇长篇散文的,现在看来,已经没有必要了。“四年——思念”。电脑上打出来就是这样两个词汇,因为读音相似,故而紧密相连。现在我可以用这两组词汇来形容我们这四年的情感经验了。我这里特别使用了一个词汇“经验”。是的,是一种“经验”。这种经验让我不知所以,对爱情再一次产生疑惑。我不知道美丽的爱情之都杭州能否告诉我,爱情是否真实?我不知道苏小小墓前的楹联是否只是文人们聊发思古之幽情才写上去的?或者是否因为在现实中无法找到美好圣洁的爱情,籍古人以自慰。

此时,当一切既往都被时间的热风吸干了水分——我看到了自己的丑陋,也看到了对方的本相:干瘪、灰暗的生命竟然在那么长的时间里呈现出一种美丽的假象——亦如海市蜃楼,而我则犹如癫狂的痴,视假象为真实的客观存在,如醉如痴,全然不知,贻笑大方。上午带学生到海边观察景物。遗憾的是天热无风,潮水又没有涨起来。心情沮丧至极。隐隐的不知道哪里不舒服。到外面走走,吹吹晚风,仍不能释然。

于是,写下这样一篇文字。始觉心胸豁然,心眼清明。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