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泉阳一夜雨  

2017-04-01 11:41:50|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泉阳一夜雨  

2010-04-21

长白山四月中旬的仍然是乍暖还寒时候。早晨尤其寒冷。19早上起床没有吃早餐就直奔浑江车站,买到9点42分的车票。时间还早,于是买一本杂志坐下来看。看看表还不到九点十分,于是,继续看书。猛然想到车子来没有来?于是,再看手表:9点45分。抬头看看,没有火车进站的样子。起身问检票员,答曰:刚刚开走的就是开往泉阳方向的车。于是,慌忙退票出站,到对面的汽车站改乘到泉阳的巴士。坐上车,心里终于踏实了。

太疲倦了。眼睛干涩痛苦。然而,车过万良,眼睛便再也不能闭上。车子在刚刚解冻的山间公路上缓慢的行驶,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高大挺拔的白桦树。白桦林是那么的干净,仿佛是一群群修女在跳着曼妙的舞蹈。白桦树的树干上有绿色的青苔,是那种干干净净的灰绿色——诱人遐思。这是第三次上到长白山海拔1000多米的泉阳林业局。隔着车窗拍了几张照片,不很清晰,模模糊糊的像水彩画很多树上有斑斑就是青苔。树上有青苔说明这里的大气质量绝佳。因为,青苔对大气质量的要求非常的敏感、苛刻。

    从上车,天就有雨意。车快抵泉阳,雨意渐浓。泉阳的雨酝酿了一个下午,终于在晚上如期而至。山里的雨水有个特点,就是大多在夜里下。泉阳一夜雨,明朝的山野将是弥目苍翠。不知何时入梦。次日醒来耳中尚有雨声。担心天气不好,不能够去拍照片。起床拉开窗帘,没有想到,阳光竟然像水一样泼了进来,迷得眼睛睁不开。昨夜被一个个冰凉的雨点砸得浑身湿痛,现在一下子就好了,周身就暖洋洋的。长白山的春雨寒冷刺骨,特别是在这大山里,雨水尤其寒凉,仿佛是锋利的刀尖,稍不注意碰上就会刺破皮肤,痛入骨髓。

徐董安排朱师傅开车带我到公司的水源地参观。因为19日在博客日志上写道:“这是第三次上到长白山海拔1000多米的泉阳林业局”。怕不确切,所以使用了“海拔1000多米”这样的句子。于是,赶紧向朱师父请教。没有想到我们所在的位置居然有海拔2000多米。水源地门旁有一块硕大的天然石,跟这块大石头站在一起,我显得苗条多了。石头上还没有温度,不敢靠的太近。穿戴好防寒的衣帽,才勉强挺直昨夜冻得佝偻的身体。

水源地清幽肃静。有两条河流在流淌。一条浑黄,一条清澈。浑黄的是干涸一个冬天后融化的雪水;清澈的是汩汩的涌泉流出的甘甜的泉水。这里的泉水常年不竭,冬暖夏凉。我们隔着水源地保护罩的玻璃窗拍下一幅——泉阳泉。吉林省林海雪原酿酒有限公司与吉林森工集团泉阳泉饮品有限公司共用同一个水源。吉林省林海雪原酿酒有限公司与泉阳泉饮品有限公司仅“一墙”之隔,“鸡犬之声相闻”,往来密切频繁

距离看护站不远处泉水汇聚起来一个“微型”。附近流下来的山溪浑黄不堪,这里却是一派宁静安详,泉水清可鉴人,清澈明亮的水中磊磊碎石间有翠绿的水草随着水流漂动一群寸许长的红色锦鳞,在水中游来游去。冰融雪化,积水成潭。在这样阳光明媚的早晨,我拍下了安详的样子。这里是泉阳泉“看护站”—— 没有标识,不知如何表达,姑妄称之。上面拍到的泉阳泉就在看护站下面十几米处的这个房子里。

从水源地出来,朱师傅开车带我到了这样一个地方:冷水鱼养殖场。恰好一只散养的大公鸡经过“冷水鱼养殖场”,它住足,抬头观看着这块冷水鱼养殖场的木牌子。于是,趁机拍下来。鸡非常配合,等我拍完才摇摇头,拍拍翅膀走开。我不知道鸡在想什么。但是,我在想:假如每年有机会在这里住上三五个月,那一定是非常美妙的事冷水鱼富含脑黄金且口味绝佳,山里还有数不清的山野菜——绿色而又美味。在江南现在已经是草长莺飞满眼“烟花”了,然而,长白山这里的春天树木刚刚吐叶,新绿点点恍如落在树梢上的彩蝶;这也许恰是长白山最具特点,最迷人的地方。长白山的春天,我想最恰当的比喻,就是:情窦初开、含苞待放的少女。这样的少女形象,在江南是觅不到的。因为江南四季不缺春意,所以也就显不出春天的独特的魅力。

冷水鱼养殖场牌子后面是十几个被雨水刷洗得泛白的木桶,木桶下面有支架,与地面形成一个半米左右的空间。它们间隔六七米,一米多高,圆柱形,顶有类似斗笠的盖子,盖子下面包裹一圈同样被雨水刷洗得呈灰蓝色的塑料薄膜。它们是做什么用的是这里的主人为野蜂准备的蜂巢。每年春暖花开的时候,大群的野蜂就会飞到这里,在此安家,产蜜。

离开冷水鱼养殖场,我们驱车去蓝莓野生基地。路——泥泞坎坷,车子颠簸摇晃。如舟行海上。蓝莓就生长在高森林沼泽地里。朱师傅告诉我:泉阳的白桦树是中国最好的。现在已经禁止采伐,保护起来。过去他们上山工作,山行饥渴,就用刀子削开一块白桦树树皮,接白桦树的汁——白桦树的汁是甜的。说着朱师傅停车下来,拿出刀子给我去白桦树取一点儿树汁尝尝。遗憾是树还没有反浆。虽然没有品尝到白桦树的味道 ,但是,我却感受到了长白山人的热情和坦诚,长白山的富有和神奇。

时间太短暂了——或许是“欢乐易逝”吧。愉悦的时光总是很快就过去了。刚刚吃罢泉阳泉的“肥牛”,饮过林海雪原的“蓝莓蓝金酒”,我就乘火车离开了长白山上的泉阳泉。一路上,我目不暇接,然而,由于总总条件的制约,我拍下的几幅照片都比较模糊。长白山风光无限,一步一景,美不胜收。同行的朋友告诉我,五月——山腰崖头就会开遍玫瑰红色的映山红。江水如蓝,山花胜火。江边煮老酒,江水炖江鱼。临风长啸,山和谷应,何其快哉。

今夜,当我修改这篇文章时,朱师傅已经不在了,他太太说三年前他出车祸走了。物依然是旧物,然而人却非故人。斯人已逝,空余些许残缺的记忆。“人生愁恨何能免,销魂独我情何限”。长白山泉阳那一夜的春雨在这个江南早春二月的晚上是否会依然砸的我浑身湿冷哪?泉阳的那一夜雨呀,绿了山野,冻了人心。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