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虎年第一篇  

2017-04-01 11:41:07|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虎年第一篇  

2010-01-22

      久未动笔,手有些生涩。十九日(腊月初五)是我的生日,晚上孤独地喝五粮液一大杯。次日晨踏雪山行,不慎伤风,几日来苦不堪言矣。然而,今天还是起来写点儿东西。写作的原因是我的心尚未麻木。尽管这样会很痛苦,但是,这样痛着终究要胜过幽灵般的没有知觉的活着。

    老叔近好“每逢佳节倍思亲”。零七年的春节又快到了,望着窗外大朵大朵的雪花儿,在这个星期天的早晨我又一次想起了您——我远隔关山大河的叔父。再过三天就是我的生日——农历腊月二十。我的心情激动而又复杂。四十五年前我因我敬爱的父亲来到这个美好的世界上。父亲是我的骄傲:他激情如火,刚正不阿;才华横溢,浪漫洒脱。然而,父亲又是不幸的,身为兄长人亲,刚刚闯过兵荒马乱的峥嵘岁月,又值芳华正茂的时候却被那个荒唐的时代所迫害,将他生命里最具创造力的大片大片的时光撂荒了。如农人望着充满希望的田野,被缚住了手脚,不能下田开犁播种,只能眼睁睁地任由野草丛生狐鼠横行,其内心何是其焦灼无奈和痛苦啊。。。父亲的生命就像一团火,光明而又热烈。然而也正是这不息的烈火焚毁了他后半生的一切理想,抱病卧床十七年。十七年啊,人生有几?父亲是不幸的,又是幸运的。当他如大树一样日渐衰朽,母亲就像他身边不起眼儿的一株劲草,默默地忠诚地陪伴着他,十七年——如一日。

    对于我的母亲,我毋庸赘辞。您已经用行动给予了她最高的评价和赞美。当年我父亲曾经说过要带母亲逛逛北京,可是他自己没能兑现他对母亲的承诺。如父亲地下有知,当母亲登上长城的时候,他会放下那个青年时许下的愿望的包袱的。他热切的目光会穿透时空的壁垒,用他独特的孙氏语言在生命的那一头赞美和感激您的——他的弟弟。他曾经那么想尽兄长之责,然而却又不得不无奈地望着背井离乡的弟弟,他的同胞手足渐行渐远,然而走得出目光,能走出心里吗?

    老叔,当我登上长城的时候,心潮澎湃,难以平抑。举目远眺,万里关山,心事苍茫,感慨万端。“我亦飘零久。十年来,深恩负尽。死生师友。”现在,我正在阅读您在长城给我拍的照片。照片上的我脸上显得有些浮肿和倦怠。我才四十几岁呀,就已经不得这样的颠簸。可是,您虽然年近六旬,独自驾车,长途跋涉,却仍然精神矍铄,谈笑风生,不断地用您的幽默驱除我们旅行的疲劳和寂寞。

    老叔,当您用矿泉水淋湿头发的时候,我的心里早已经柔软湿润,泉水叮咚——这泉水含有那么多益人的微量元素,这泉水就是您——我敬爱的叔父,是您用真诚开启了我的心智豁然发现的 。现在它正融化腊月的冰雪,潺潺流向辽南。老叔。当我看到我的母亲被大象高高举起来的时候,我的心灵也被托举起来升华了。老叔,在您的身上我看到了我父亲的影子:快乐、热情、豁达、真诚

    二零零六年七月的北京之旅,岂止是旅游,她更是一次亲情的互动。虽然经历四十余载,但是却历久弥深。真情愈真、愈纯愈加浓厚而又激烈,如陈窖的美酒。谁说“人生如梦”?当年您在攀枝花冻得如鉄壳的老棉袄已经变成了崭新的尼桑;谁说人生如梦,当年老婶儿沉疴数载的心脏而今如年轻人一样律动;谁说人生如梦?那不过是虚掷人生者假以逃避责任的借口。人生当如山峰,每一故事就是一段岩层,岩层叠加如脊,让生命的高峰矗立。石隙间的泥土是人生故事的细节,细节肥沃而又湿润,思想和情感便在这肥沃湿润的细节里沐浴时间的阳光雨露生长出一片片茵茵的青草;这些青草中有的可食以果腹,有的可食以疗疾 ;有的令人赏心悦目;有的虽无上述功能用,但是,他们却令我的心野不再弥目沙碛,他们是我心灵的绿洲,是我精神的植被。

    老叔,我母亲每每提到您,都会兴奋得手舞足蹈,这在她是罕见的。我的三个哥哥看见了从北京回来后幸福愉悦对生活充满了信心和憧憬的母亲——他们就看见了您我母亲现在很健康,每天读书看报,下楼买菜。她思维活跃,步履轻快,一点儿看不出是已年逾八旬的老人。她仍然爱美,注重仪表。爱美就不会老啊老叔,您是我生命里的一棵大树。四十五年后的今天,您这棵大树愈发挺拔伟岸,在辽南的蓝天白云下自成一道美丽而又独特的风景。

    往事依依,历历在目。

    我们有那么多的遗憾,对亲人、对朋友。遗憾的是有那么多的事情往往不是亲历,而只是“听说”。然而,我又怎能不去“听说”呢?在一次次“听说”中我的心灵随着故事又“亲历”了一次次往事中的人和事。我在这些往事的追忆中感慨、激动、自豪,然而,更多的还是感到亲近——一恍如回到母亲的怀抱。

    今天,窗外又是大雪纷飞。弥目的大雪让我的心里开始湿润。于是,一幕幕往事沉淀如水中的一块块石头,布满河床。石头上有雪,毛茸茸的像一只只神话中的兔子蜷缩着蹲在一块块石头上。石头下是清澈的溪水,溪水静悄悄地如清纯羞涩的少女。水面上漂浮着一片片白桦树金色的叶子,偶尔也有几片红叶飘过,让人心神砰然一动。我轻轻地抬起脚,摸着这一块块形状各异的石头,从下游向上游前行。河岸的两侧是熟悉而又美丽的风景——尽管大雪已经掩盖了它们的身影。这些风景让我感到亲切。因为那些熟悉的风景里有我的足迹、笑声和眼泪,它们就像是我曾经拍摄的一幅幅照片。看到他们,我逝去的童年和青春又鲜活地嘻笑着向我扑过来。

    我出生在鸭绿江畔的小城临江。父亲是解放前辽阳师范毕业的学生,母亲毕业于通化国民女子高中。因为父亲,母亲从通化市来到临江教书。我们是一个大家族。祖父是当地的士绅。我的大姑在哈尔滨当医生,二姑在鞍山当医生。当我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我们这个大家族已经衰落,奶奶带着老叔老姑早已经离开临江哈尔滨又从哈尔滨辗转到了鞍山。

    那是一个特殊的年代,总感觉时间是那么的漫长。童年的日子仿佛是被抻开了,被企盼新年的新衣、糖果、美食抻得悠长悠长。填充这些空荡荡的日子的是“饥饿”。所以,我总是嫌日子过得太慢,盼望着快快长大。我想只要是长大,我就会做很多很多的事情。

    今天,我已经不再盼望着长大了,因为我已经是大人了。长大后的日子仿佛像流水一样,呼啸着一点儿也不留恋地舍我而去。时间的流水洗刷着我的生命。我原本鲜艳光滑的生命变得厚重而又粗糙。这样厚重粗糙的生命让我感觉到了生命的另一种真实—— 尽管我有时仍然孩子般和母亲调皮撒娇——但是,我的的确确感觉到了生命的这种真实,别于童年和青春的真实。我的心中越来越多地被浓烈的情感所占据;我的情绪越来越多地容易被生活的风丝雨片所感染——这些浓烈的情感就像水墨一样润染着我生命里的一块块儿空白;我的想法也越来越多地变得天真。这些——与我的年龄仿佛是大相径庭,背道而驰 。但是,我的现状的确是这样。我就像是一条小溪从山上流下来——带着生命的叶片、枝条和赖以滋养的泥土,在山脚被堵住了出口,我奋力地冲破那些阻碍我的石头和朽烂的东西。今天,我的思想和情感终于漫过了那道让我不安令我痛苦的阻碍,哗哗啦啦呼啸着决堤而出——这是我心中涌出的甘泉。

    老叔——四十年啊我没有想到我的一封信会让您念念不忘,我真的感觉到惶愧和不安。这是我此前唯一能够替父亲做的一点儿事情—— 向您走近,我想他是会高兴的。我想他会这样欣慰地说:我没有白疼我的女儿家里四个孩子,三男一女,我又最小。因此,我得到了太多令人艳羡的疼爱。小的时候,父亲常常在夏天带我过江到江心岛上去玩儿。他游泳,我抓蚂蚱。他游累了,就上岸坐草地上卷上一只旱烟,深深地吸一口,然后目光越过草地,向远天眺望。

    那时候我看着父亲席地而坐目光远眺的样子,并没有想过他心中在想什么。今天想来,父亲一定是在想念他远方的母亲和弟弟妹妹吧?父亲是孤独的。孤独的父亲用豪爽的笑声驱赶着生活中黑夜一样可怖的孤独。在那个艰难的时代,父亲学会了烧菜做饭,修理家中的生活用具;下放的时候学会了与大食堂的工人师傅们打成一片让日子过得舒服一点儿。但是,我知道他的心中是不甘的。       

    冬天,我经常跟着父亲去三公里推锯末,回来烧饭取暖。有时候走不动,父亲就背着我。有一次因为路滑父亲摔倒地上,逗得我哈哈大笑。父亲从地上站起来拍打拍打衣服说:“将来爸爸不吃糖、不吃饼,你要给爸爸买肉吃啊!”父亲是那么的乐观、开朗。他不喜欢安静,他的生命是活泼的,就像喧嚣的江水。哪怕是冰封时节,冰面下也会有湍急的激流。他的生命因此而变得美丽、健康、多姿多彩,然而,就是这样一个美好的生命,竟然被病痛折磨了十七年,就像大地需要保墒的时候大河却断了流——然而,尽管如此,他仍然让他的生命焕发着光彩,不断地扬起一朵朵浪花。

文革期间,父亲被批斗,因为不低头,头上被造反派用锥子扎满了眼儿,可是他始终没有屈服。1979年父亲落实知识分子政策,重新回到临江一中任语文组组长。他又孜孜不倦地忘我工作起来。可是那个时候大多数学生还没有认识到学习的紧迫性和重要性,经常有学生上花课,上课不认真听课。父亲急火攻心,一天他突然在学校病倒了,其后,大街上再也看不到他轻快的步伐,家里少了他朗朗的笑声。就是在那一刻,他突然间沉寂下来,像断流的大河,在强烈的阳光下裸露出凹凸不平的河床,这生命的河床就这样在阳光下干枯龟裂。

虽然父亲抱病17年,但是,在他卧床的17年中他给我的感觉仍然是一个思想敏锐、精神乐观、生命力顽强的人。从来没有“意识到”父亲是“病人”。所以,当他突然离我而去时,我惊诧不已,竟无法相信这个现实。在父亲健康的时候我还不懂得好好地去认识他,他抱病的时候我又因为工作和家庭之累没有时间去好好地陪陪他。现在,当他离我而去,我才忽然想到我那时候为什么没有好好地陪陪他?看护他?了解他?老叔,当我看到您后,我发现您和我的父亲竟然是那么的相像,乃至于笑声和习惯都俨如一人。尽管年龄不同,身体各异,但是,你们的血管里流淌的是一样纯正高贵的血液。

    当我和朋友谈到您的事迹的时候,我说我叔父和我父亲是一样的人,当年我的父亲为一位没有咸菜坛子腌咸菜的老师能够回家扛一只咸菜坛子给他送去,我就深深地相信您能够在临危受命的时候拿出家中的积蓄为刚刚组建的技术监察支队购买办公用品。虽然,一只咸菜坛子和三万元人民币是无法等价的,但是,他们的前提条件是一样的,那就是需要同样要有对工作的激情以及奉献和牺牲精神。在1993年,有三万元积蓄对一个普通家庭是非常不容易的,更何况又是拿出来为单位购买办公用品。但是,您做了——就这样做了。就这样将一支队伍带了起来,带到一个陌生的战场,而且屡战屡胜,战绩卓著,直至成为全国打假的一面旗帜,受到吴邦国副总理的接见。

    大家习惯说时事造英雄。我要说的是灾难造就了英雄。纵观古今,哪一位英雄豪杰不是在国家和民族面临不幸和灾难之时挺身而出或者是临危受命壮烈前行?技术监察支队正是诞生在这样的时候——假货像 H1NI  病毒一样泛滥,消费者的利益和生命安全受到威胁的严峻时刻。

    “我是市信访办,市府门前有四十多辆出租车车主,堵住市府大门,非得要求见市长。”原来是这些车主使用了某加油站的汽油,致使车辆严重受损,找加油站,油站已经关门,站主不知去向。人们愤怒之下,到市政府找市长要讨还公道,挽回损失。 四十多辆出租车车主围堵市政府,我能够想象得出那是怎样的情景。中国人喜欢围观看热闹。特别是在1997年春节那样一个敏感的时间、鞍山那样一个敏感的地方、出租车司机这样一个复杂而又敏感的群体。一个人上访,一百个人关注;四十个人上访,那将会有多少人围观啊?我仿佛听到了来自各个不同的角落的人群和器物发出的声音,这些声音汇聚到一起,就像汹涌的潮水。这渐汹渐涌的潮水大有裂岸吞天之势。各种小道消息像贼风一样从水面上掠过,卷起一阵阵狂澜。水借风势,风助水势。风声水起,黑云密布。躁动不安的人群仿佛是密度越来越高的热带气旋不断地聚集着能量随时随地会刮起撼天动地的龙卷风,人们已经将对售假者的情绪全部转移发泄到了政府的身上。这股龙卷风一旦形成,将会樯倾楫摧,形势之严峻,从市信访办急促的电话中不难领略得到。

然而,当您出现在市政府前,振臂一挥,大声喊道:“我是孙洪欣,有什么事情找我”躁动的人群安静下来。人们相信孙洪欣——井然有序的离开,避免了一场“事故”的发生。老叔,写到在这里我的眼泪不由自主地流了下来,我为有您这样的叔叔而自豪;为有您这样的人生楷模而骄傲。老叔就让我用这首描述英雄的五言诗打住吧:

天地相震荡。回薄不知穷。人物禀常格。有始必有终。年时俯仰过。功名宜速崇。壮士怀愤激。安能守虚冲。乘我大宛马。抚我繁弱弓。长剑横九野。高冠拂玄穹。慷慨成素霓。啸吒起清风。震响骇八荒。奋威蚋四戎。濯鳞沧海畔。驰骋大漠中。独步圣明世。四海称英雄。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