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女人是蜜蜂  

2017-04-01 11:42:34|  分类: 2017秦一茨散文选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女人是蜜蜂  

2010-04-29

      女人是蜜蜂,没有花朵和花蜜的花园是留不住蜜蜂的。

    刚刚见一个老者身畔走过,不由得想到自己也已经年且半百矣。一如渡河,我的生命正行河之央。回首前路,蹒跚步履,如雪泥鸿爪。细思所为,差强人意耳假如真的有一个上帝,那么,我就是196212311731被上帝送到人间的一个旅行者。由于对这个陌生的世界的无知,我曾经像唐克吉德一样做了那么多贻笑大方的事情。我耗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认知这个陌生的“人间”。学习他的语言。照葫芦画瓢地拿起筷子将米饭放进嘴巴——直到有一天,我也能够象模象样地教导“后来者”,于是,我成熟了——对此行的目的有了一个明确的认识:我是一个旅行者,在某一年的某一天某一时刻地球的东方中国的某个地方。

    当我明白这一次旅行的目的和意义后,我的旅行就要结束了。我现在要准备回程。我要为把我送达“人间”的上帝先生带一些礼物——这是我在这个人间学习到的一种沟通的方式;另外,我还要如唐僧取经一样,把这些年的经验总结出一个成果。告诉上帝先生,我的旅行取得了哪些经验,获得了哪些成果。现在,站在这个生命的“河心”,我的心中百感交集。这样的旅行真是太美好了然而,当我刚刚弄懂此行的目的——就像人间领导们的出国考察一样,我的旅行就要一步一步抵达终点了。

    此时,我是多么的留恋这个世界啊。我想尽可能的放缓脚步,迟滞在人间的时间,然而,这河流的河水可不管我的脚步是否快慢,哪怕是我停滞下来,它仍然不变它的速度,反而加速度一样,让我感觉时间过得越来越快。少年时一天仿佛一年,现在则是一年仿佛一天。天不欺我,一切皆有秩序,一切皆可以互证。少年与老年,早晨与黄昏。

    这个世界尽管有黑暗,但是,的黎明是那么的绚丽光明;尽管这个世界有寒冷,但是,的春天是那么的温暖湿润明丽;尽管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令我难堪的事情发生过,但是,的亲情友爱是那么的浓烈就像陈酿的老酒让我沉醉迷恋不能自己。

我要努力走好每一步,让回程所需的五十年的每一天都充满美好的情意,充实得像阳光一样让人感到踏实、温暖、满怀希望。首先我要重新领略感受爱情,我认为爱情是这人间最美好的事情。在过去的五十年里,我的爱情是不成功的。之所以不成功,主要是还没有参悟爱的本质,还没有认识到美丽的女性是什么属性的动物。今天,忽然发现自己已经站在生命的河流中央,女人是蜜蜂,没有花朵和花蜜的花园是留不住蜜蜂——这样的念头一下子冒了出来。

过去我总是要求对方要怎么样要怎么样,现在才明白,自己是何其愚蠢。我连花园还没有建造起来,尚无一朵花一株草,焉能吸引蜜蜂来哉。打造生命的花园与建造人间的花园应该没有大的差异。首先需要选择好土壤,看看是否适宜花草生长;然后是选择适合的花草进行种植;再则是饲弄好这座花园,土壤肥沃、水分丰沛、光照充足、温度适宜、毒虫不侵、修剪枝丫。

土壤是指我们的基础,基础先天不足后天可以补上;水分当指我们所赖以生存的环境,这个环境是否适宜,仍然可以做适度的改善,以期营造出一个适宜的小环境;光照是指天时,天时我们无能把握,但是却可以充分利用,以求满足花园的需要;温度是我们的感情热度,这个比较好把握和控制,我们不能再像初来乍到的时候那样毛手毛脚;毒虫不侵,是不是代表对感情的专一哪?我想大抵应该如此,小三之毒比虫子厉害;修剪枝丫,这是非常重要的,我们常常懒于自我修养,总是误以为自己已经是多么多么的修养深厚,自以为高明。其实,在上帝那里,我们所做的这一切不过是幼稚园小朋友玩的小把戏而已。

那么,一切具备,是不是我就可以谈情说爱了?也不见得。爱情是个奇怪的神物。你盼着她来的时候,她往往是“犹抱琵琶半遮面”隐隐约约如雾里看花、犹犹豫豫如“商略黄昏雨”的呢喃燕子。我仍需静下心来,急躁不得。静下心来才能发现哪个是美的,美的仅仅是一张面孔,一副身材;哪个是美的,美的透入骨髓。静不下来的时候,满眼皆是美女:假睫毛、眼球上贴有美瞳、甚而假发、画出的唇线、勾出的眼线,红唇媚眼,却原来大多是假的。

我耗费了这样多的心血,绝不是为了迎娶一个靠化妆品装扮成的美人。我更喜欢自然的不事雕饰的美人。仿佛如清水出芙蓉。这样的美人才是真的可爱、可以赏心悦目;假若她还有几分书卷气,那么,这样的美人便是上品了。

    绿草苍苍白雾茫茫有位佳人在水一方溯洄从之,道阻且长;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央。 蒹葭萋萋,白露未晞。 所谓伊人,在水之湄。 溯洄从之,道阻且跻;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坻。 蒹葭采采,白露未已, 所谓伊人,在水之涘。 溯洄从之,道阻且右; 溯游从之,宛在水中沚。

我尤其喜欢《蒹葭》这首诗的意境。进而我也知道了这上品的美人多需水分涵养,我需要到“绿草苍苍,白雾茫茫”的水中央去寻觅我的“佳人”。然而新的问题来了,尽管我出生在水网密布的江南,但是却从来没有学会游泳。万一水深没颈,我岂不是危险难堪,即便是情急之下如狗刨那是多么的有失观瞻;万一水中央的佳人喜欢幽默故作落水状,我是否施救,不去救有失风度和人性,真的施以援手,非但没有救人反而被救,岂不是自取其辱。

佳人难觅,美人难娶。尽管我已经准备好了一座花园,花园种植了适宜的时令花草,但是能否抱得美人归仍是未知数。恋爱比种花草难。种植花草,只要努力,只要科学,总会有收获。然而,爱情则不然。

女人真的是蜜蜂吗?假如女人真的是蜜蜂,那么,一朵花也许就能吸引她到来。我现在思考我的女人是蜜蜂的这个想法是否正确。毕竟这是在人生的水中央,惶急之下得出的一个想法。是否能够经得住时间的检验尚不可知,至少现在从理论上讲仍可存疑,有待商榷。看来,我们所谓的某些自以为是的观点,恐怕只有适合于自己独自欣赏。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