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国家传统文化产业促进网

应谢苍天垂顾我,两家有幸做芳邻

 
 
 

日志

 
 

红蓼  

2018-03-15 14:42:44|  分类: 原创散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诗经?郑风?山有扶苏》:“山有乔松,隰有游龙。”秋意愈深,红蓼花儿愈红。我就是在这“”之水草丰茂之处,看如火如霞,热烈奔放的红蓼花一片片怒放。在路边的红蓼花,每处只有两三株,瘦骨伶仃,但是这不妨碍它变得更红,红得通透,红得明艳。花穗红白,叶红中带绿,茎红如美玉,剔透玲珑。黄庚《江村即事》中吟道:“极目江天一望赊,寒烟漠漠日西斜。十分秋色无人管,半属芦花半蓼花。”

枝头上那沉甸甸的一串串花穗,稻谷般丰硕。假如红蓼能食,这该是多么美丽醉人的一种曼妙诗意的“红粮”呀。黄昏时分,我独自信步田埂之上。学校附近就是一片农田,晚秋时节田野里基本没有了高大的作物,举目即可远望。

浙东的晚秋来得从容,就像餐后踱步的老先生,满足、悠闲,满眼皆是诗意。农田是时尚的现代农业园,田里的作物都是专供大型超市的。然而,浙东晚秋的风却把时尚的衣裳剥得七零八落,好多地方露出了本色的肌肤。就是在这个时候,在黄昏的余晖里,我发现了田埂的水渠旁一丛“花穗迎秋结晚红淡更西织条尽日差差影,钓璜溪水中”的红蓼。这个时候,我还不晓得她的芳名,只是觉得她是那么的好看,白里透红的脸颊,眉目清秀,仿佛田家小囡,自然纯净,让人心神为之一动。

董嗣杲的《蓼花》可以当做说明文读,这首诗是写实风格:“瘦叶浮根傍柳矶,水天秋色夕阳时。晶晶红染累垂糁,袅袅凉摇软弱枝。汗自能为酒母,托名谁制作风宜。花开只熨渔翁眼,可奈渔翁醉不知。“白苹红蓼霜天雪,落霞孤骛长空坠;红蓼花繁映月,黄芦叶乱摇风”。秦观《满庭芳.红蓼花繁》“红蓼花繁,黄芦叶乱,夜深玉露初零。霁天空阔,云淡楚江清”。无名氏:“月小潮平。红蓼滩头秋水冷。天空云净。夕阳江上乱峰青”。宋徽宗画过《红蓼白鹅图》、徐崇矩画过《红蓼水禽图》。

红蓼丹枫一色秋,楚云吴水共悠悠。人间万事西风过,惟有沧江日夜流。

蓼属植物以草本居多,主要分布在北温带,我国理所当然地成了它们的大本营,目前已发现的超过120种。山区湿地,蓼草遍布,而红蓼是其中最为高大的。眼前这株红蓼,高近2米,直立粗壮的一根单茎,在我头顶部位开始分枝,枝头上挂满了一条条大白蚕一样的花穗。此刻,花穗正在吐花,五瓣小白花挤挤挨挨聚在一起,其间细短的花蕊肉眼几乎难以察辩。荭草有开白花和红花两种,以红花居多,所以叫“荭”。李时珍说:“此蓼甚大而花亦繁红,故曰荭,曰鸿。鸿亦大也。”荭草入药,果实名“水红花子”,能消渴去热,明目益气。

红蓼是孤独的,“水蓼冷花红簇簇”。红蓼真的是孤独的,乃至于我真正认识她,竟然是三十年后的事情。初识红蓼我不过十岁的顽童。晓得这“小囡”俊秀,却不知是谁家的丫头。再后来曾经向身边的朋友描述过红蓼的样子,遗憾的是仍然人不知。一次上网浏览,忽然在一个网页上看到了红蓼。仿佛是老友重逢,欣喜得眼睛含泪。于是赶紧记下她的名字,唯恐再忘记。

红蓼乃蓼科蓼属一年生草本植物。高可达3米。茎直立,具节,中空。叶两面均有粗毛及腺点。总状花序顶生或腋生,下垂,初秋开淡红色或玫瑰红色小花。生于沟边、河川两岸的草地、沼泽潮湿处。广布于中国各地。我见到的这丛红蓼花深红,毛茸茸的花穗暖人心肺。我轻轻地用手指感知红蓼的温度。许是时近晚秋,且临黄昏水畔,红蓼的花穗有些微凉。是呀,我已经换上了长袖的衣衫,红蓼焉能不被秋寒所欺。

离了田埂,行到桥头,余晖里仍能朦朦胧胧地看到那丛深红的红蓼,然而,所谓看到也仅仅是一片影子而已。寂寞孤独的红蓼有谁陪伴呢?是水渠里的鱼虾不是的问候,还是昏暗的田野里唧唧的秋虫,亦或是跟她一样候在水渠岸边的那些水草?没有人告诉我,红蓼也不会告诉我,在她的面前,我显得是如此伧俗可憎,怕她躲我还不及呢。

三十年前见过红蓼,却不晓得她是谁家小囡。三十年后再见红蓼,我已经年且半百,红蓼依旧深红,娇艳,俨若当年模样。转瞬间,又十年不见红蓼矣。红蓼不老,斯人以衰。还能什么时候遇见红蓼,静静地凝视,无须发一言“相看两不厌”呢。我想彼时相见,怕是要执手杖,戴花镜,坐下来看了。参差不俱曜,谁肯盼微丛”这是古人咏蔷薇的诗,放到这里,自觉与红蓼可以相伴。李白在《登梅冈望金陵,赠族侄高座寺僧中孚》中吟道:“烟窗引蔷薇,石壁老野蕨。”韩愈 《游城南十六首·题于宾客庄》:“榆荚车前盖地皮,蔷薇蘸水笋穿篱。马蹄无入朱门迹,纵使春归可得知。”从先贤的这些诗词中,我读到的是一种“苍凉”和“凄艳”。这些诗句,用来描写红蓼,又何其神似警人。

蔷薇也是极美丽且极其普通的花。然而,蔷薇纵然是无法比拟牡丹,却生在了人家院,可供人欣赏,故而多有人为之写照。红蓼虽美,却误生沟渠野地,无人顾盼。世界从来就不是公平的,红蓼,你这样蛮好,与世无争,恬然出尘。多了七分仙气,少了三分伧俗。

夜来无事,翻检闲书, 十年诗酒客刀洲,每为名花秉烛游。老作渔翁犹喜事,数枝红蓼醉清秋。”便从陆游的《剑南诗稿》中脱颖而出。这是因缘还是偶然的巧合?古人歌咏红蓼的诗词不多,能在这浙东秋日的夜里读到红蓼,再一亲红蓼,不仅恍然如中酒,被浑厚悠远的诗词醉倒了。今夜醉我的是陆游还是他的红蓼呢?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